*就随便乱写XD
*私设成堆 ooc肯定有
*爱他们
*6000+现实向小甜饼一发完

1.

  蔡徐坤一直不太喜欢自己的名字。

  他也不喜欢参加宴席,因为那些笑盈盈的叔叔阿姨会格外温和地弯下腰,一边摸着他的头一边用略显甜腻的嗓音喊他,徐坤,徐坤。

  蔡徐坤不喜欢别人叫他徐坤,听上去像是在叫另一个人,另一个姓徐名坤的人。但幼小的男孩没有反驳大人的权利,何况这个理由听上去有些荒诞可笑,于是他只能抿着微笑亮着眼睛接受这个称呼。

  而每到这个时候,他就觉得自己像是一条被甩上岸的鱼。身体已经脱了水,半死不活地在沙滩上扑腾,灵魂却沉在深海里。

  他不喜欢这种感觉,但他必须得接受。

  久而久之,蔡徐坤学会了把思想和肉体分离的技巧。不得不说,这项技巧帮了他很多。遇见不喜欢的人,他可以毫无灵魂地微笑、寒暄;碰上糟心的事,他也可以压制住内心蠢蠢欲动的怒火,用最能带来效率的态度去解决。这种人最适合娱乐圈,因为他知道什么样的态度是对他有利的,并且能够毫不扭捏地表达出来。

  其实,蔡徐坤的脾气一直很好。他从不缺什么,唯一需要他努力的只有他的梦想,这使得他既不过分自卑也不狂妄骄矜。他享受舞台,他更知道舞台要的是最好的蔡徐坤。

  但温柔不一定是真,压抑的欲望滋长成了某种不可言说的好恶偏向,正因为其不可言说,蔡徐坤把自己藏的更深。就像他不喜欢别人叫他徐坤,但是也可以眼睛里闪烁着柔软光芒冲一众练习生点头,并且亲昵地用对方名字的后两个字叫回去一样。来到廊坊第一天,蔡徐坤就用压倒性的实力树立了权威,又用亲切友好的态度赢得了大部分人心。

  除了乐华。

  对,想到这里,蔡徐坤本人也百思不得其解。为什么百试百灵的沟通技巧突然无法奏效,为什么温柔攻势对乐华不起作用?

  直到他鬼使神差地把梳着柔软刘海的朱正廷挑进自己的队伍。

  其实没有什么鬼使神差。蔡徐坤盘腿坐着,撑着头看向镜子里认真地可爱着的朱正廷。合作过主题曲是他编过的最烂的借口,他会选朱正廷是因为,一个只有他自己知道的原因。

  朱正廷叫他坤坤。

  

2.

  朱正廷喜欢叫别人的全名。

  当然这只是针对大部分情况而言。假如你拥有一个像范丞丞这样的ABB型名字,相信我,他也会经常亲昵地用末尾两个字称呼你。

  至于为什么,朱正廷只是觉得这样叫人格外地,带劲。对,就像每次自我介绍时字正腔圆的朱、正、廷。孤零零的几个字,直接又干脆,很有男人味了。

  Justin曾经说过他这样叫人太生硬了,总让人觉得他不好接近,但朱正廷不想改。

  更何况他并不总是这样干巴巴地喊人,特别熟络了以后他也会很自然地用昵称呀。

  又一次因为直接叫卜凡的名字而被Justin联合黄新淳数落的乐华队长有点委屈。

  他决定屈服。

  可是,朱正廷想,我也控制不住呀,当我看到尤长靖,我就只想喊他尤长靖;看到林超泽,就只想叫他林超泽呀。我能怎么办,朱正廷用脚尖在木地板上来回蹭着,边蹭边嘟嘴巴。

  我也想很快就和所有人亲近起来嘛。

  目睹着蔡徐坤飞快地和所有人打成一片,朱正廷不得不承认他有些吃惊,有些羡慕,还有一点点小小的渴望。

  他不明白为什么蔡徐坤可以这么熟稔地称呼一个刚见面的人,尤其是在A班看似轻松实则紧绷的气氛下,听到他很是随和地叫自己正廷。

  发音柔软,又字字清晰。

  像什么呢?像……像QQ糖!朱正廷觉得自己的比喻很妙,很恰当,很乐华。对!就是QQ糖,柔软,富有吸引力,但又弹性十足,清楚干脆。

  还很甜。

  好像,也不比叫全名差哦?


3.

  这么想着,朱正廷终于在一次通宵结束之后,第一次主动叫了蔡徐坤,邀请他共进早餐。

  “那个,坤坤?要不要和我一起去吃早饭?哦我本来想叫上我们乐华的那几个一起,但估计他们都还没起床……”朱正廷有一点点紧张,他也说不清楚这种紧张从何而来。可能是因为他从没有主动和蔡徐坤说过话,也可能是天气太冷了,冷到他的胃有点轻微的抽搐。

  他紧张着。

  蔡徐坤仿佛怔住了一秒钟,旋即眨了眨眼,有些泛金色的睫毛扇动起来,像一泓朝晖下涟漪的湖面。

  朱正廷叫的坤坤,听上去就很甜。难怪乐华男孩不吃温柔这一套,原来只是无法将就。见识过朱正廷的温柔,就很难再被别人的温柔打动了。

  于是他笑了,花瓣般柔软的嘴唇翘出一个克制又诱人的弧度。他弯着眼睛回答道;“好啊,我们一起去吧,正廷。”

  真好听。

  朱正廷迷迷糊糊地套上羽绒服,站在走廊里看蔡徐坤用漂亮修长的手指按下门把手,带上练习室的门。

  他想,坤坤,这个名字念起来真好听。正廷也不错,他念我的名字也很好听。以前为什么没有发现,这样亲昵地称呼人也可以很动听呀?

  蔡徐坤回过头,就看见朱正廷直愣愣地盯着门把手发呆。他憋着笑,来回扫视着朱正廷漆黑的眼睛与银亮的门把,期待着邀请他的小猪正廷能自己清醒过来。

  大概过了五秒?反正蔡徐坤没有仔细数,朱正廷不明显地打了一个激灵,蔡徐坤知道他缓过来了,假装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拍拍他蓬松的羽绒服,抿着笑意向走廊北端抬了抬下巴,又活动了一下肩膀才说:“走吧,再过一会儿大家都要起来了。”

  朱正廷这时候才完全从脑海里深刻的哲学思辨中回神。关于蔡徐坤叫他的名字为什么这么好听,他叫蔡徐坤的名字为什么这么顺口,朱正廷还没有想出一个周全又合理的解释。但排骨粥和香菇肉末馅儿包子的香气抑制了他思考的能力,朱正廷没工夫回想蔡徐坤不提醒他反而看他笑话的“恶行”,他的所有注意力都放在了食堂窗口勾人馋虫的丰盛早餐上。

  “你要吃什么?” 

  听出蔡徐坤有些帮自己端早饭的言下之意,朱正廷摇摇头:“一起去,我来给你指点一下大厂食堂早餐最佳搭配。”

  “好啊。”蔡徐坤又笑了,他突然发现朱正廷很容易让他笑起来。这谈不上一个好现象,因为他们终归是竞争对手,但蔡徐坤一点也不想刻意控制自己的笑意。

  至少现在,此时此刻,他想笑着和朱正廷一起,享用这顿整夜练习后的美味早餐。


4.

  于是后来蔡徐坤顺理成章地把朱正廷选进了ppap小组。

  当然,这只是他们两个人心照不宣的顺理成章。事实上,无论是和朱正廷共享百万垃圾堆的乐华男孩们,还是和蔡徐坤朝夕相处的寝室line,都对蔡徐坤神来一笔的点人莫名其妙。

  “什么叫你们俩合作过啊?你们俩合作过啥我就想知道,哦难道击掌都算合作了现在?”Justin垮着脸反扒在椅背上。

  “宝宝和坤哥不是都在A班?说不定是趁大家都睡了悄咪咪狂练……”黄新淳翻着抽屉找药膏,他上午不小心把手肘给磕青了。

  丁泽仁一边帮忙把乱扔一通的衣服撩起来,一边悄悄地在朱正廷看不见的地方撇嘴。

  同是A班人,练习不带我。再这样下去,迟早坤廷锁。

  几个月后的上网冲浪少年丁泽仁很气,当时为什么不顶着队长的淫威念出这首优秀的现实主义诗歌。否则现在至少也能混个神棍看看面相赚外快了。

  “你翻翻左边第二个,我记得所有药都在里面,”朱正廷抱着从范丞丞那里抢来的玩偶,笑眯眯地指挥着已经翻箱倒柜好一会儿的小黄人。

  “坦白从宽,抗拒从严啊朱正廷。”范丞丞不自觉地撅着嘴鼓起脸,他还惦记着被抢过去的玩偶,“你,你快老实交代,你跟我老大都合作了啥。”

  朱正廷作势一抬手,范丞丞立刻下意识地挺直了腰背准备挨打。谁知道仙子只是虚晃一枪,他慢悠悠地把手放回玩偶软绵绵的头顶一顿蹂躏,微微蹙紧的眉头不似作伪。

  “谁知道啊……我都不知道我跟他合作过啥。”

  与此同时,vip宿舍里也有人发出了相同的疑问。

  “不是,你到底跟人家合作了啥?啊我问你?”

  周锐真的气,气冲云霄那种气。要知道他可是为数不多看出蔡徐坤温和外表下稍显疏离的人之一,这样一个英俊潇洒又偏偏带一点内心沧桑的少年狠狠地用钻头把他仅剩不多的那点儿老母心钻了个对穿。正当周锐打算好好用爱浇灌这颗小菜苗时,却骤然发现人家自己有一双发现爱的眼睛,压根儿用不着自己上赶着浇灌。

  “我不是都说过了?主题曲练习我跟他都在A班还不能算合作?”蔡徐坤用两根手指夹着薄薄的几页歌词,视线却微微投向下方,明显没有在看手里的东西。

  周锐一声冷笑:“合作主题曲?您可真有意思,这理由你也就骗骗全民制作人。你合作了那么一大堆A班的同志,怎么就恰恰选中了人家朱正廷?是不是看人家长得好看?”

  我不是我没有。

  蔡徐坤这下真觉得无辜了,他哪里是因为朱正廷长得好看挑的他?明明是因为他自然又可爱地叫他坤坤好吧?但这个理由他也说不出口,何况这比一起练习主题曲还假。

  不过,朱正廷长得很好看?

  蔡徐坤回想起走廊里发呆时朱正廷明亮的黑色眼睛,还有低头喝粥时高挺的鼻梁和纤长浓密的睫毛,以及偶尔被A班众人起哄做云里前桥时露出的一抹细白的软腰和半空中修长有力的双腿。

  觉得周锐说的卜错。

  很好看,而且一定很甜。

  于是他赞赏地向周锐点点头:“走吧,该去选C位和队长了。” 

  周锐狂翻白眼。



5.

  没人猜到ppap是一首这么可爱的歌。

  朱正廷对此反应不大,尽管他不太喜欢别人说他可爱,但他明白自己的确很擅长这种风格。

  哼,谁让你跟我抢C位,这下惨了吧。

  朱正廷挨着王子异站在维他命水的架子旁边,有一点点幸灾乐祸地看向镜子里愁眉苦脸的蔡徐坤。

  谁想到蔡徐坤一下子精准捕捉了他的目光,这人一下子从可爱的深渊里鲤鱼打挺出来,一个挑眉就霸气全开。

  “正廷?子异学的怎么样了?”

  正廷?他又这样叫人了!朱正廷耳朵都要红了,他不知道为什么蔡徐坤叫他的名字总是能让他突然紧张。就像小学的时候老师提了一个问题,而你清楚地知道答案,这时老师正好点到了你的名字一样。

  期待着被关注,又害怕出丑。

  “正廷,你能来帮帮他吗?”周锐扯了一把脖子下方的系带,慢慢地叹出口气,“这人没搞了,性感本感。”本来想说直男本男,但看着蔡徐坤盯朱正廷的眼神,周锐觉得有点说不出口。

  “没事正廷,你去吧,我觉得我可以自己练练你刚刚教我的。”

  王子异温柔的道谢加速了朱正廷的步伐,几乎下一秒他就出现在了蔡徐坤身边。

  “人家王子异学的可快了,哪像你。”朱正廷把手交叉在背后,“现在后悔了吧,是不是早知道就不跟我争了?”

  蔡徐坤把狭长的眼睛瞪得溜圆,半张着嘴故作惊讶地逗他:“怎么会!我明明这么可爱!”

  果然,朱正廷没忍住,噗嗤一下笑倒在蔡徐坤的背上。

  “你再做一个?快快快坤坤,刚刚就很可爱嘛!”朱正廷的声音里带着笑。他的头靠在蔡徐坤的肩膀上,下颌线完美地贴合着蔡徐坤的锁骨。他的眼睛闪着光,半仰着下巴看向蔡徐坤。

  “没有你可爱,正廷生来就是可爱的。”蔡徐坤偏头去看他栗色的刘海,和高强度练习后透着淡淡粉色的柔软脸颊。

  朱正廷立刻就皱起脸瞪他:“我不可爱!蔡徐坤你再说我可爱我要生气了!”

  大哥,你把脸从人肩膀上拿开再说啊?周锐格外无语,拉着周彦辰躲到角落里练表情去了。

  但蔡徐坤觉得卜行,朱正廷都喊他全名了,那肯定不是一般的生气。于是他维持着夸张的表情用侧脸去蹭朱正廷的头顶,边蹭还边撒娇:“别生气了嘛正廷……我以后再也不说你可爱了好不好?我们正廷是酷的男孩好了吧?不生气了嘛……”

  噫,朱正廷鸡皮疙瘩起了一身,开始往周锐他们的方向躲:“我感觉你太走歪了!坤坤你冷静一点啊!”

  “不会的我们不会走歪的,正廷,你相信我,我们可以的。”蔡徐坤伸手去够朱正廷的小臂,顺带把人往自己的方向拉了拉。

  “就这个状态他可以上场了,直接all kill。”周锐面无表情地溜到钱正昊旁边,惹不起我还躲不起吗。

  事实证明,他躲也躲不起。


6.

  为什么会有这样一个桥段。

  周锐盯着练习室巨大的镜子里自己清晰可见的嫌弃脸,开始日常质问制作组。

  为什么我要跟在朱正廷后面出场唱歌。

  为什么蔡徐坤的动作设计是蹲在地上看我们两个唱歌。

  每次看到这个自称过不去心里的坎、没办法可爱的人双手握拳垫在下巴前,笑意盈盈地注视着朱正廷唱出那句“所以舌头总是打结”,周锐心里就想打人。

  尽管我唱歌的时候你蔡徐坤的设定动作是转头面向观众,但是这并不代表我一露脸你就可以把笑容垮下来了好吗?

  周锐气,周锐真的气。气得连girl的发音都发不准了。

  不过对比出真知,惨他是没有周彦辰惨的。

  每次周彦辰和朱正廷牵手完毕,蔡徐坤脸上就笑不出来了。然后表情担当朱正廷立刻就会本着为团队着想的精神笑着跟周彦辰说抱歉,像一只小浣熊一样窜到蔡徐坤旁边,故意板着脸说他:“坤坤,你不可爱了。”

  3 2 1

  等周锐心里的倒计时结束,朱正廷就该露出笑脸了。

  “好了好了,我知道你跨不过去那个坎,但是坤坤你明明可以很可爱的呀?”朱正廷呼噜了一把自己的额发,没注意到蔡徐坤的眼神在他光洁饱满的额头停留了几秒。

  “我也不知道……可能就是因为老是想着要去可爱,所以就不那么可爱了?”

  “Bro,你不要每次都露出那种视死如归的表情啊。”王子异凑上来补充,“我看到你这么紧张我都笑不出来了,真的。”

  “真的吗?你很紧张吗?”朱正廷有些怀疑,但还是担心地捏了捏蔡徐坤的手,“别怕啊坤坤,我们都在你背后呢。”

  大家都围着团宠蔡徐坤安慰之余,周锐和周彦辰只能眼神呆滞地蹲坐在镜子面前,看着双眼无神的自己,再看看镜子里满含关切的朱正廷。

  啊,好气。

  “啊,好气!”双周吓了一跳,以为被朱正廷识破了内心,没想到他却一掌拍到了蔡徐坤背上,“你怎么就是学不会可爱,明明挺聪明的一个人呀!”

  蔡徐坤笑嘻嘻地顺势靠到朱正廷的胸口去,金色的头发懒懒地散开。已经识破朱正廷对身体接触的不敏感,“挺聪明”的蔡徐坤悄悄伸手勾住朱正廷垂在身侧的手掌,像雨丝缠绕云朵,像荆棘缠绕玫瑰,一下又一下,一环扣一环。

  终于,他们十指相交。

  蔡徐坤的笑容一下明亮起来,他又往朱正廷的身上蹭了蹭。

  好的对不起我立刻出门右转。

  目睹一切的周锐和周彦辰一人抓了一瓶维他命水就夺路而逃。


7.

  “你有伞吗丞丞?”朱正廷走到门口突然回头,“Justin?雯珺?你们有吗?”

  “外面儿没下雨吧?哥,你撞坏脑子了?”范丞丞一边按他哥的要求伸手扒拉着行李箱一边埋汰,“你拿伞干啥?”

  “你小心朱正廷拿伞打你我跟你说。”黄明昊趴在床上翘着腿记歌词,扫都不带扫他口里即将挨打的人一眼。

  “我先打你黄明昊你信不信?”朱正廷拍了拍上铺毕雯珺睡眼惺忪的帅头,“你怎么回事,最近这么膨胀的吗?”

  “那你说你要伞干嘛?哪怕编你能给我编出一个正当理由吗?”黄明昊不知道是仗着朱正廷宠他还是看淡生死,“哎呀你可别拍老毕了人家还在睡呢。”

  “可这不是下雪了吗?”朱正廷嘟嘴了嘟嘴了!又撒娇!黄明昊撇撇嘴继续把视线投在歌词上,朱正廷气不过狠狠揉了一把他的头发。

  “拿去拿去,你太精致了。不是我说你啊,下个雪你至于吗?”范丞丞嘟哝着,顺手抓起床上的玩偶就是一顿搓。

  朱正廷闻言白了他一眼:“你知道什么。”

  是是是,丞丞未成年,丞丞不知道,不关丞丞的事。

  朱正廷心满意足地撑着伞往全时走去,雪不大,但也没到可以被忽视的程度。路上的人并不多,没打伞的更是少数,因此朱正廷一下就看见了慢慢迈着步子的蔡徐坤。

  也许不是因为下雪天人很少,也许不是因为没打伞的人在黑色的路灯下、白色的马路上格外突出。也许只是因为蔡徐坤的浅金色头发和着一团团雪色返照出的阳光太过温柔,也许只是因为蔡徐坤远远地就看见他,冲他露出比阳光、雪、柔软的浅金色头发全部加在一起还要温柔的笑容。

  也许只是因为他是蔡徐坤,而朱正廷很擅于从人群里找到蔡徐坤。

  “正廷。”蔡徐坤缓缓走近,他的步伐始终保持在一个稳定的步调,好像一切尽在掌握。

  “你去全时?”他问。

  “是啊,我饿啦。”朱正廷用眼角余光去瞟蔡徐坤拎着的满满当当三个袋子,“你也饿了?买这么多?”

  蔡徐坤笑着把袋子拎起来给他看,朱正廷怕他手酸赶紧给他按下去。但短短一瞬也够朱正廷找出好几样自己爱吃的零食了。

  他抬头看向蔡徐坤凌乱的额发,自然地伸出手想帮他理整齐。蔡徐坤却稳稳地把他的手腕扣在了掌心。

  “没有什么想问的吗?正廷?”他的语气轻缓,像牧童的笛声。而朱正廷,正是被引诱的漂亮男孩,他的眼神有些躲闪,但蔡徐坤不打算在这个寒冷的冬日清晨纵容他。

  “我买的都是你爱吃的哦。”

  “你不想问问我,为什么买零食都买你爱吃的吗?”

  朱正廷一撅嘴:“我才不想问。”

  蔡徐坤反而有些惊讶,他颇感兴趣地摩挲着朱正廷光滑细致的手腕,嘴角的微笑示意他说下去。

  “我知道你为什么这么照顾我。”朱正廷的笑容突然添了一丝狡黠,“我可不笨。”

  “你总是跟我一起通宵训练,总是冲着我笑得特别好看,总是给我带我最喜欢的零食,我还能不知道,那我不是蠢吗?”

  “你不就是喜欢我吗,蔡徐坤。这有什么可猜的。”

  一根两根三根,蔡徐坤又开始用心地把自己的手指纠缠进朱正廷的手掌里。

  他忽然笑了。

  “是哦,还是你聪明,蔡徐坤就是喜欢朱正廷,这有什么可猜的?”

  “但是不知道,朱正廷喜不喜欢蔡徐坤呀?”

  朱正廷撇撇嘴,目光飞快地扫过蔡徐坤的脸。

  “蔡徐坤是谁啊?我只知道坤坤。我的坤坤,是超可爱的男孩。你能可爱吗?不能就不是我的坤坤啦。”

  蔡徐坤又忍不住想笑,朱正廷怎么这么可爱?

  “坤坤可不可爱我不知道,但是正廷一定很可爱。”他的唇角划过朱正廷精心打理过的鬓发,“而且很甜。”

  蔡徐坤微微低头,于是浅金色和栗色的发丝也纠缠在一起。

  果然很甜。蔡徐坤想。








作者也许有话要说:于是就烂尾了……本来一开始是打算写很长很长很长很长……最开始是因为我个人听到有人叫储蓄卡叫徐坤就生理性不适才开的脑洞,随便乱写,别当真。
如果可以,希望有人叫我狗哥🖖🏼跟我在评论区聊天⑧
 

评论(33)
热度(463)
© 鸡鸣狗盗/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