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团宠的故事

  *大家都以为团宠是吱吱兔

  *储蓄卡心想:盒

  *4000+小甜饼一发完 私设成山

       *不准骂他们  骂我

  

  

  1.

  “朱正廷的舞跳得好好哦!”尤长靖趴在陈立农的腿上假哭,“而且他学的超快的!我好后悔哦,我以前也该学点什么让身体柔软的特长的啦!”

  “现在练也来得及啦,你快起来哦正廷刚刚瞪你了啦。”陈立农拍拍尤长靖的后脑勺。

  尤长靖只好磨磨蹭蹭不情不愿地站到镜子面前。

  “你们在说我什么?”朱正廷怀疑地盯了嘟着嘴的尤长靖一秒,“说我坏话?”

  王琳凯疯狂摇着游戏杆没空说话。

  谁敢啊。

  尤长靖撇撇嘴。

  “夸你啦!”他比划了几下刚学的动作,“夸你舞蹈跳得超好学得超快的!”

  “哦。”朱正廷没当回事,继续练新歌要求的新动作。

  “哦????”尤长靖一下扑了上去,“你就哦一下就够了厚????”

  “我可是超真心实意地猛夸你一顿诶???我尤长靖厚,平时可不轻易夸人的哦?”

  朱正廷耸耸肩:

  “那我该怎么样?感动到哭给你看吗?快继续练吧,一会儿拖到坤坤来了你还这样子,你就完了我跟你说。”

  蔡徐坤的名字明显吓到了尤长靖,他立刻开始夸张地舞动起来。

  “坤坤有这么可怕的哦?”陈立农不解。

  王琳凯也从游戏机里疑惑地抬头。

  “农农你练得好当然不知道,”朱正廷把口罩收起来去看镜子里自己的表情,“他蛮凶的。”

  尤长靖一边点头一边转脸去看朱正廷:

  “话说你真的对别人夸你很冷淡哦?你是听惯了吗?”

  朱正廷无可无不可地歪头看他一眼:“也许?反正我是比较无所谓了啦。”

  “你不要模仿台湾腔啦你!好恶心哦!”陈立农被朱正廷的口音笑到在地上打滚。

  “那你就胆子很大厚?陈立农你等着你看我不揍死你!”憋出一句像模像样的台湾话,朱正廷终于忍不住笑了。

  尤长靖委屈巴巴地看着两个人打闹,自己只能强忍着内心悲痛继续练习。

  就很bad。

  “你又要揍谁啊朱正廷,你是想称霸这个团吗???”黄明昊的声音回荡在楼道里。

  朱正廷捏了捏拳头:

  “你立刻给我滚进来黄明昊!!!!”

  范丞丞在旁边幸灾乐祸:“快进去接收朱正廷的宠爱吧。”

  黄明昊理都不理他,笑嘻嘻地推开门。

  “哎呀你别生气嘛,就是因为你老是生气要我们哄才会沦为团宠的好不好?”

  “什么叫沦为啦!”陈立农还在地上翻滚着爆笑。

  “那你很想当团宠咯?朱正廷你不想当就别当了我看陈立农挺想当的哈哈哈哈哈哈哈!!”王琳凯陪着他一起在地上爆笑。

  “你以为我很想当吗?”朱正廷伸手去挠他痒,“让给你算了农农!超级团宠超级农农!”

  “你们快来练啦我真是服了你们了!”尤长靖要哭不哭地用脚尖去蹭练习室的地板,“怎么就我一个人在这里练舞啦!”

  王琳凯起身伸手去呼撸了一把尤长靖软乎乎的头发:

  “就你勤奋就你能行了吧,要不你跟正廷哥打个商量,团宠你当?”

  “我举报!范丞丞刚刚在外面跟我说话的时候直接喊的朱正廷!”黄明昊突然获得打小报告的灵感,兴奋举手,“他装乖!”

  朱正廷没理他,把陈立农从地上捞起来,准备开始招呼大家恢复队形。

  王子异却突然出现在门口:

  “大家还没开始练吗?坤坤要来了!”

  “我靠快放音乐快快快!!”

  “快围着练习室跑几步出点汗啊啊啊啊我不想死!!”

  “救命啦我是真的练了啊为什么我一点汗都没出啦!!”

  “正廷你可以临时分一点点舞蹈能力给我吗?我等坤坤检查完就还给你哦......”

  手忙脚乱的七个人冲到门口抓着王子异问蔡徐坤什么时候来,王子异露齿一笑。

  “他可能刚出酒店吧?怎么了?”

  

  

  2.

  之所以所有人都这么怕蔡徐坤,肯定不是没有理由的。

  众所周知,他们这个火爆的男团是从一个充满了作死气息的选秀节目里层层选拔出来的选手。也因此蔡徐坤格外地对自己的朋友们、队友们报以极大的期待和极高的要求,既然优秀,就该做到最好。

  其实他只有练习的时候很严格啦,平时人挺好的呀。

                                                                           ——朱正廷语。

  当他在饭桌上说出这种评价的时候,所有人都不屑一顾,尤长靖直接一个白眼飞了出来,连陈立农都瞪大了眼睛表示质疑。

  人挺好?

  温柔又强大,坚定又善良,乐于助人爱好和平,是很好没错。

  但是就算这样,谁会觉得一个把常规练习时间定在十小时以上的人很好啊!!!

  更不用说动不动就加练,跳舞得分毫不差地合上拍子,录音的时候几乎要守着每个人录到他满意的水准。

  黄明昊捏着勺子手舞足蹈:

  “正廷你到底是怎么得出这种结论的啊??坤坤哥他不是人啊!!他不是人啊!!!”

  他端起一旁的水杯咽了一口:

  “他上次让我录了一百遍rap啊!!!真实的一百遍我掰着指头数的!!”

  “唔......那可能是他对你要求高吧?”朱正廷从他盘子里抢走一块黄油烤鸡,“反正我没觉得他有多可怕啊。”

  黄明昊心情复杂。

  你当然不觉得,你以为我为什么会被要求录一百遍rap?

  餐厅门外的蔡徐坤悄悄叹了口气,扬着笑脸推门进来:

  “什么可怕?正廷觉得我很可怕吗?”

  朱正廷连忙摆手:

  “没有没有,我就是在说我不觉得你要求很严啦。”

  “哦?有人觉得我要求很严吗?”

  说着,蔡徐坤不动声色地环视饭桌旁冷汗津津的一圈人。

  “我只是希望我们能带给粉丝们最优秀的作品......”他在朱正廷身边的位子坐下,轻轻抿着润泽的嘴唇,无辜兮兮地抬眼盯着朱正廷的眼睛。

  被这么一看谁受得了啊,朱正廷立刻缴械投降。

  “所以说,我没有觉得你很可怕啊。”他伸手盖上蔡徐坤的手背,“我知道你是为了我们这个团队好,但是你也不要太操心了,平时练习也要劳逸结合,身体累垮了才不好呢。知不知道?”

  蔡徐坤的眼神在两人交叠的手背上停留了三秒,才划过朱正廷藏着蜜桃味的眼角。

  “好,以后我会注意的,正廷。”

  他又抬头看向其他无辜啃鸡的队友,笑容说不出的清俊温柔:

  “你们也是,有什么意见就跟我说嘛,憋在心里我怎么会知道呢。我又不会读心术。”

  朱正廷被逗笑了,他忍不住把从黄明昊那儿抢来的烤鸡推到蔡徐坤的盘子里。

  “多吃点啊坤坤,你看你天天操心这群不懂感恩的家伙自己都瘦了。”他没注意到其他人不可置信的目光,“以后你有什么不好说不好管的就跟我说啊,别的我不敢说,黄明昊范丞丞这俩皮猴我还是能压得住的。”

  蔡徐坤冲他笑得又乖又甜,替他满上杯子里的果汁,翘着嘴角回答:

  “好呀,只是正廷你不要嫌麻烦就好了。”

  他挑着眉看了看不敢吱声的百分七:

  “这群人很难管的。”

  

  3.

  这个蔡徐坤居然还有两幅面孔呢!?

  黄明昊咬牙切齿。

  被要求录了一百遍rap的确是他编的,事实上可能也就录了八十来遍吧。要他自己说,五十遍左右的时候坤坤哥明显已经满意了而且已经不想听了,非要录到八十遍绝对就是公报私仇!

  至于为什么公报私仇,哼,朋友们,你们没有听说过爱情是人盲目吗?

  曾经英明神武的坤哥已经沦为了爱情的俘虏!朱正廷的俘虏!

  如果有人问黄明昊是怎么发现的,他肯定会冷笑着反问:

  你觉得什么样算爱情?随叫随到算不算?关怀备至算不算?特殊待遇算不算?双重标准算不算?如果这些都不算,那他妈趁着人睡觉偷偷亲人额头算不算?

  不要问Justin怎么知道的,难道你也想录八十遍rap吗??

  “所以啊!同志们!”黄明昊恨铁不成钢地敲着练习室的地板,“我们不能放任正廷哥落到他的魔爪里啊!我们应该积极营救我们的战友啊!”

  王子异闻言挑眉。

  “哦,那实话是什么啦?”尤长靖要笑不笑地瞟向义愤填膺的小朋友。

  “实话是我还想多看几天坤哥吃瘪的样子哈哈哈哈哈哈哈!!!”黄明昊一下子恢复活力,兴奋地从地上站起来。

  “只能在我们面前耀武扬威的坤哥,却永远得不到正廷哥的爱情!”

  “多么神清气爽!多么普天同庆!”

  范丞丞撑着下巴,惜命地裹了裹自己的小外套:

  “你不怕坤哥知道?”

  “反正朱正廷那么迟钝,三五年察觉不到都不成问题的!”黄明昊摩拳擦掌,“我们可以每天在朱正廷面前刷坤哥的负印象分啊!”

  王子异忍不住站了出来:“有点过分了吧?”

  黄明昊满脸问号地扭头看向真·人很好的佛系哥哥。

  “怎么了子异?”

  “我就是......我就是觉得这样会不会不太好?”王子异摸摸自己的后脑勺,“毕竟坤坤其实也没做错什么......”

  众人的眼神越来越奇怪,王子异欲哭无泪。

  难道他是朵险中求生的战地玫瑰这件事就要包不住了吗!?!

  王子异,作为一个身心健康的花季少年,从激烈的生存赛期间就光荣地成为了一位优秀的战地玫瑰小哥哥。想他作为蔡徐坤的闺中密友,从被强迫看文到主动嗑糖甚至下笔写文是个多么艰苦又有意义的过程!熬了这么久总算熬到出道,没有了二十四小时摄像头和束手束脚的竞争关系,他就不信世纪金瓜蔡徐坤拿不下朱正廷!

  结果Justin这没眼力见儿的小孩说什么呢?

  “我们不能放任正廷哥落到他的魔爪里啊!”

  “我们应该积极营救我们的战友啊!”

  可把王子异给气坏了。

  佛系怎么了,佛系没人权啊!

  磕cp怎么了,磕cp没人权啊!

  观众朋友们记住了,以后要是还有人告诉你战地玫瑰不能有姓名,你王子异哥哥第一个站出来用rap diss他!

  言归正传,当下的王子异立刻掏出手机给蔡徐坤通报了这一不幸的消息。

  要不你还是跟朱正廷摊牌吧。我相信你,bro,你的魅力绝对能让他接受你的。

  看完短信的蔡徐坤抬起头,面前是坐得像个小学生一样,乖巧地咬掉冰淇淋尖的朱正廷。

  “正廷,我有话想对你说。”

  

  4.

  “正廷哥我跟你说!坤坤哥管的太严了!这回不是我吹啊我真的腰要断了!”

  “是啊,我的rap你知道我天天都有刻苦练的,他还说我不够有力。天老爷啊,我舌头都要掉了好不好?”

  “我的手臂已经抬不起来了啦!哪有人会把一个动作重复两百遍的哦?!”

  “是真的啦,最近坤坤好凶哦,不信你问小鬼,小鬼都要受不了了。”

  王琳凯从游戏机里疑惑地抬头。

  别问琳琳,琳琳什么都不知道。

  “真的吗?”朱正廷半信半疑地冲落在后面买饮料的任劳任怨坤招招手,“你最近对他们很凶吗?”

  蔡徐坤闻言没说话,半低着头把饮料一瓶瓶分好。最后把水蜜桃果茶塞到朱正廷手里时才闷闷地开口:

  “我总是很紧张......我怕我们之中有一个人,有一个动作没做好就会被指责得体无完肤......”

  朱正廷心都化了,他连忙把饮料往身边王子异手上一放,捧着蔡徐坤的脸去寻找他的视线。

  “你做得很好了坤坤,我相信不止我们,所有人都看在眼里的。”目光触及被他死死咬紧的嘴唇,朱正廷赶紧劝道,“别咬了啊?一会儿咬疼了咬破了粉丝又得心疼了?坤坤,你别害怕,以后我和你一起监督他们。每个动作每个发音都会很到位的,不会有人骂我们的,好不好?”

  “你不心疼吗?”蔡徐坤松开嘴,期待地扬起下巴。

  朱正廷美色当前头都昏了,还说得出什么反驳的话吗?

  百分七面无表情地拿着饮料离开了水蜜桃味儿的案发现场。

  其中王子异是强忍幸福的微笑忍到面部管理失控。








作者卑微地有话要讲:请问我可以获得一些感想吗

评论(44)
热度(1209)
© 鸡鸣狗盗/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