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怜人王子异的故事
*瞎jb乱写
*别骂他们  骂我
*3500+小甜饼一发完

1.

偶像练习生,又名百人大型同性交友互动节目。

随便揪两个人出来,都能形成cp。

更不用说优秀如蔡徐坤王子异这样的,最终通过层层选拔,成功出道的男性。

看着异坤cp的崛起,王子异捧着手机流下眼泪。

姑娘们,别粉异坤啊!

2.

为什么王子异会发出如此感慨呢?

让我们来回顾一下第一期的节目。

那时的王子异还是个天真不谙世事的山西男孩,除了有钱一无是处。

就是在第一期的节目里,他结识了蔡徐坤这位要颜有颜,要才华有才华的未来巨星。

那时的王子异仍然对人性怀有莫大的期待,他很快和蔡徐坤当上了好朋友。

直到有一天蔡徐坤吃完早饭走进练习室,卫衣上还散发着香菇味肉包的清香。

他向周围一阵张望,确认只有他们两个人才轻飘飘地开口。

他说,子异,你对同性恋怎么看。

3.

王子异一下子就慌了。

虽然我以后说不定可能会在无意中发现自己对同性有那么一点点偏爱,但是我百分之九百地确定一定以及肯定我现在是个直男啊!

至少得有金茂大厦那么直!

再说了,bro,你自己看看你长什么样。

我就算要搞,也得和朱正廷那种英俊不失可爱,硬气不失娇俏的男性同胞搞吧?跟你这种一看就很直的搞有什么乐趣?

蔡徐坤可能也发现了自己的话里有漏洞,于是他选择进行一些填补。

他说,我有点喜欢那个,朱正廷。

王子异手一抖,半瓶子勇敢的维他命水都洒在了地上。

4.

所以ppap的时候,蔡徐坤睁眼说瞎话选了朱正廷进组,王子异真是一点也不意外。

跟你合作过?

敢情我这种老马失前蹄半途滑到B班的连一起在A班练习过的荣誉称号都不配拥有是吧。

王子异毫无灵魂地看着朱正廷帮蔡徐坤调整表情,他的脸上波澜不惊。

但他的心里在呐喊!在咆哮!

我也不会可爱!

我超酷!

正廷你也来帮帮我啊!

“我看你是没救了蔡徐坤,”朱正廷的脸上还泛着没有退去的笑意,“你还是让周锐指导你吧,我无能,我救不了你,我去帮子异他们算了。”

王子异眼前一亮,难道可爱的曙光终于向我照耀了吗?

“你怎么能这么轻易就放弃啊正廷,你知道你这是在把我往火坑里推吗?”蔡徐坤毫不在意朱正廷的离开宣言,好像这种对话在他们之间发生过无数次一样。

“周锐那么油腻,你让他来教我,难道忍心看到我也变得那么油腻吗?”他笑嘻嘻地攥住朱正廷的袖口,手指顺势爬上了小仙子细长又结实的手臂。

“你就留下来教我嘛,C位教好了才能带动大家一起把舞台燃起来啊。”蔡徐坤把下巴抵在朱正廷的肩头,“周锐可以去教子异,子异也不会可爱。”

哦。

所以我就活该变油腻咯?就活该去火坑咯?

对不起锐哥,我不是刻意鄙视你,只是山西王子对煤与火比较敏感罢辽。

5.

后来王子异问蔡徐坤为什么故意不可爱。

对,故意。

否则他怎么会要求cody姐姐给他用两罐发胶抹出一个风雨不动安如山的大背头。

并且凭借在ppap舞台上肉眼可见的霸气表现,把他给许多练习生留下的单纯温柔的印象给推翻了。

现在至少也是霸气又温柔。

蔡徐坤挑挑拣拣王子异抽屉里的保健药,漫不经心地念了一串咒当做回答。

“做瓜不可爱,可爱不做瓜。”

彼时的王子异只能满脸问号地看着蔡徐坤抱着满怀的药去向他的潜在对象朱正廷献宝。

但现在的王子异已经不是最初那个天真不谙世事的王子异了。

经过千百篇坤廷文的洗礼,他已经成为了一个崭新的王子异。

又名,战地丸子。

6.

为什么王子异会博览坤廷文,成为呕练第一朵笔直又颤颤巍巍的战地玫瑰呢?

据某知情人士透露,如果同人文的男主角之一会每天在你面前朗诵文中的情节并要求勾画出重点情节、有效情话进行背诵以便他个人使用,你还会怀疑这个cp没有锁死的一天吗?

真他妈再也不想跟蔡徐坤一个宿舍。

王子异云同情了一把远在5A套房的某知情人士,转而开始同情眼前的自己。

“你说为什么我们的战地小姐姐这么卑微呢?”对狗奇异百万剪辑师一无所知的蔡徐坤盘着腿叹出一口气,“上回我抓娃娃抓了个小猪,都能被磕成惊世大糖。”

王子异不知道且不感兴趣。

“所以我觉得这不行,子异。”蔡徐坤转过脸来,“再这样下去我和正廷的cp肯定就没有姓名了!”

“......那你有什么好主意吗?”

“我们来造糖吧。”

??????????????

??????????????????????

?????????????????????????????

别怀疑,王子异的内心比三排问号还要波涛汹涌。

“造糖?”

“对,就是写文。”

很好,疯的,bro。

7.

没有人能拒绝蔡徐坤。

于是王子异走上了这条磕cp的不归路。

他开始海纳百川吸收乾坤正道tag里的所有精华。

原来朱正廷看小猪佩奇的时候勾蔡徐坤的手了?

原来舞台上站不稳他还摸了蔡徐坤的腿了?

原来蔡徐坤偷偷在ppap舞台上冲朱正廷挑眉了?

原来变速舞蹈的时候他悄悄挤到朱正廷怀里去了?

王子异越看越激动,越看越兴奋,越看越觉得坤廷下一秒就锁成麻花。

啊,现实向纪实小甜饼怎么这么真!这些小姑娘是拿着九百倍显微镜看节目吗!

啊,双标的蔡徐坤看上去都那么可爱!快吃醋!快成为他独一无二的好弟弟!

啊,朱正廷怎么可以哭!怎么可以不开心!哥哥不允许!

啊,他俩的孩子......?等等???孩子怎么都有了????

8.

俗话说得好,磕cp的道路是不会一帆风顺的,只要你的cp不发糖,连彩虹都是黑白的。

王子异深刻领悟了这一真理。

按理说,作为前线到不能更前线的一朵壕沟里的玫瑰,王子异本该每天生活在蜜糖罐里,不知超话疾苦。

但是没办法,谁让这会儿是特殊时期呢。

所谓特殊时期,并不是蔡徐坤挪动到听听我说的吧,拼命学舞记词的时期,这对蔡徐坤来说并不算特别痛苦。练舞很累,记词很累,但这一切是为了一个最好的舞台,是为了不愧对自己和粉丝,他们都懂。

而是漫天的恶意拧成一股黑色的箭雨,织成密不透风的网,铺天盖地罩向他最想保护的人。

王子异暗中观察着把塑料瓶硬生生捏出手掌印的蔡徐坤,也实在是想不到什么话来宽慰他。

谁知道朱正廷却先一步找到了蔡徐坤。

他笑得不像从前那么甜,但眼睛里却盛满星星揉碎了也酿不出的温柔明亮。大概像是从全糖的水蜜桃果茶到微糖炭烤乌龙奶的距离吧。

他说,我没事,坤坤,真的。

我一开始就知道,不可能所有人都喜欢我。但是,但是可能来到这里收获了太多喜欢和爱吧,太多了,多得我都不好意思一个人全部珍藏起来。心里想着非得分给你们,分给好多好多人,分给我的珍珠糖们才行。

我甚至开始期待,所有的欢呼和掌声,我都有机会得到。

可能是我太笨了,做得不够好。我想给他们的是种满棉花糖和薄荷草的巧克力城堡,到头来交出去的却是黏糊糊的一团糟。

但是我没事,你相信我。我还比你大呢,哪儿有那么脆弱。

我只是,落差有点儿大,缓缓就好了。

你也别太怄气了,马上又要导师合作,你别让pd觉得你不用心。

9.

老天爷啊,坤廷双向锁死了。

10.

从那天以后,蔡徐坤天天在练习室里唱戒烟。

听得娄滋博耳朵起茧,开始给pd打小报告。

这没有什么不可能,毕竟娄滋博是个被pd瞪了还能发微博说pd身上超香的男孩。

pd排练那天想起来了就问蔡徐坤,你怎么老在练习室里唱戒烟啊?

蔡徐坤对着镜子比划了两下,没有直接回答。

于是对此事同样感到好奇的韩沐伯郑锐彬等人跑去询问王子异。

王子异说别问我蔡徐坤为什么非要选了mask唱戒烟我的cp发大糖了bro你懂吗发大糖了啊!

哥哥我磕得头都要掉了别再来问我了我不知道啊!

于是蔡徐坤越来越放肆,vocal道路一去不复返了。

他开始练告白气球。

据说是为了弥补生日那天太过仓促和商业化,他想给朱正廷一个惊喜。

王子异热泪盈眶。

你说要我做什么!bro你直接说!做什么都行!

蔡徐坤奇怪地看了他一眼。

我不要你做什么啊。他说,我只要有正廷听我唱歌就够了。

行吧,王子异卑微地点点头,今天也是没有姓名的战地丸子。

11.

尽管蔡徐坤和朱正廷已经轮流给王子异发了不少糖,灵超都能吃半年的那种不少,但王子异还是有一个愿望。

请问蔡徐坤和朱正廷的合作舞台我可以拥有吗?

王子异想。

ppap的时候他还没有开始磕坤廷,现在想想真恨不得重回过去用两瓶勇敢的维他命水浇醒那个不肯磕cp的自己。

幸好,幸运女神也磕坤廷。

最后的出道直播,朱正廷和蔡徐坤被分到了同一首歌。

王子异恨不得开二百个小号刷五千条帖子昭告天下,直播当天坤廷必定用大糖刷屏。

咱们好战地,真呀么真高兴。

录制c位视频的时候,刚录完钱正昊的版本,朱正廷突然跑来找王子异。

“咱们换个位子行吗?”他双手合十,明明是正常的询问,听上去却像是在撒娇。

行行行吱吱兔你想怎么都行哥哥还能不满足你吗!??!

“可以的,是有什么问题吗?”王子异压抑着微笑的冲动,温柔地询问低着头的朱正廷。

“就……就一会儿要录c位的测评嘛,我打算要撩一下衣服。”朱正廷抿着嘴笑了一下,“我刚刚站位是面对着蔡徐坤跳舞,想到一会儿要露腹肌,有点不好意思。”

王子异头又找不到了。

你害羞是不是因为对坤坤有想法!是不是暗恋他!我实话告诉你啊蔡徐坤这人看上去人模人样的心里早就惦记你了!

安徽人冲啊!湖南人冲啊!拿下彼此吧!

但是王子异是一个酷酷的男孩,且没有任何像杨非同那样崩人设的打算。

所以他只是谅解地点了点头,独自面对蔡徐坤狂风骤雨般的质询眼神。

别问我,没结果。

回想着刚刚朱正廷抿着嘴笑的样子,王子异心潮澎湃。

别瞪我了,bro,相信我,稳的。

12.

出道这天王子异没有准备现场磕糖,他的本意是回去看最后一期节目纪念这段腥风血雨又春风化雨的时光。

结果直到他稳稳地站在出道位,被激动的朱正廷一把拥进怀里蹦蹦跳跳转圈的时候,他才猛然清醒。

完了,一会儿蔡徐坤上来又要表演吱吱兔面前无兄弟的故事了。

果不其然,王子异还没有来得及感受第一位的肩膀有多温暖,蔡徐坤已经像一朵蒲公英扎进了朱正廷的怀里。

站在最佳观众席的王子异眼含热泪。

他恨。

恨自己没有资格肩抗大炮手握摄影机为战地姐姐们第一时间获取宝贵的影视资料。

恨自己没有文笔描写这感天动地帅哥相拥的一幕。

蔡徐坤能抱着朱正廷贴着脸哭泣,朱正廷能拍着蔡徐坤的背用唇角贴近他的鬓发。

而王子异呢,王子异有什么?

王子异有一颗被自己的cp发糖填满的心。

今天的乾坤正道也在王子异心里收藏。

这么有售后保障的cp不磕还得了?

战地丸子,我当定了!

捧着手机刷超话的王子异愉快地想。



作者真的有话要说:上篇文的一个微妙小设定感觉大家都很喜欢,就摸了个鱼。

他们都是好孩子,每个人都很善良很好,希望大家不爱也要善待他们。

我爱坤廷,坤廷令人头掉。

评论(81)
热度(1792)
© 鸡鸣狗盗/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