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流学院风

*cxk打赌输了告白的故事  有1、、狗血

*8700+一发完

*别骂他们 骂我

*提前预祝520百年好合



  1.

  

  学校里种了太多柳树。

  

  朱正廷抬手掩住口鼻假咳两声,拽了拽黄新淳的袖子想要抱怨。

  

  “朱正廷学长?”

  

  他回头,第二教学楼有一面整块玻璃制成的墙,春日的晨光毫无阻碍地铺散在楼梯上。

  

  朱正廷歪了歪脑袋,轻轻颤动的睫毛刷上了一层浅色的光晕。

  

  “你好,我是蔡徐坤。”

  

  站在几阶楼梯下的男孩同样歪着头,像是要接住漫舞的柳絮一般冲朱正廷伸出手。

  

  黄新淳的脸扭曲了一下。

  

  “听说你喜欢我?”蔡徐坤仰起脸,长势旺盛的枝条阴影也格外温柔地抚摸上他精致的侧脸线条,“真巧。”

  

  他抿了抿唇,像是有些不好意思。

  

  “我也喜欢你。”

  

  

  2.

  

  魔幻现实。

  

  朱正廷的脑子里只剩下这四个大字来回三百六十度3D环绕。

  

  宋体标题小二号,加粗斜体下划线。

  

  为什么他一点都不敢相信呢?

  要是暗恋一年的对象突然向你表白,你能一下就完全相信吗?

  没错,这回你们猜对了,蔡徐坤说朱正廷喜欢他都是真的。

  朱正廷足足暗恋他一年,从新鲜小蔡进校开始。

  那是夏季尾巴的最后一场暴雨,朱正廷时刻预备在包里的雨伞却不见了踪影。同寝的几个懒人见到天气不好都翘了课,他正打算一不做二不休冲进雨幕却被人拍了拍肩膀。

  “学长没带伞吗?”

  回头是一张阴沉沉的积雨云也暗淡不了的清俊面容,蔡徐坤微微倾身向他递上一把伞。

  朱正廷一贯不喜欢麻烦别人,但楼外的雨又实在太大,他于是试探地开口:

  “我们一起打吧?”像是要解释什么一样,朱正廷摆了摆手,“要不然你怎么办?”

  蔡徐坤却被他逗笑了,他一按伞柄,很有安全感的六角伞面便在两人头顶撑出一片透明的遮挡。

  “当然是我和学长一起打啦,我可不想淋湿哦?”

  误会了对方的好意,朱正廷本来打定主意一路上再也不开口了,谁知道蔡徐坤还是个颇为健谈的家伙,在倾盆大雨里也能一个接一个的话题地往外抛。

  “学长是什么专业啊?”

  “人力资源管理。”

  “真的吗?我之前听说学长你们专业有心理学课,是不是很难啊?”

  朱正廷忍不住就吐槽起来,什么老师只管自己讲的开心啊、专业名词记得乱糟糟一团啊、挂科率百分之六十啊之类的说个没完,按理说他本不该和一个陌生人如此自来熟,但蔡徐坤实在太会接话,总是能搭给他一个恰到好处的台阶进入下一个话题。

  两个人聊了一路走到诚园门口,朱正廷飞快冲进屋檐底下,转身诧异地看向蔡徐坤:

  “你不进来吗?”

  蔡徐坤把倾斜了一路的伞举直,冲他摇摇头:“我不住这里呀。”

  朱正廷慢慢张大了眼。

  “那你住哪里?你不住在人品园吗?”

  九九九学院一共两个宿舍区,东面是诚园、信园、慧园,别名人品园。北面是榕园、梅园、松园、竹园,又称植物园。两边离得特别远,来回走一遭今天就能登上微信步数排名前三的那种远。

  这也是为什么蔡徐坤点头的时候朱正廷一下就感动坏了,他冲蔡徐坤喊:“诶你留个电话号码吧?下次我请你吃饭啊!”

  对天发誓,朱正廷这会儿想留蔡徐坤的电话那纯粹是出于愧疚感激的交织,没有半分歪思邪念。

  下一秒就变了质了。

  蔡徐坤转过身去,湿透的右肩T恤情而不色地勾勒出他饱满漂亮的肌肉线条,他抬手头也不回地挥了挥。

  “不用啦,学长下次记得带伞就好。”

  那叫一个风流倜傥英俊潇洒。

  那叫一个取向狙击。

  朱正廷这下真的很想要蔡徐坤的电话号码了。

  

  3.

  但茫茫九九九,他又上哪儿去找人呢。

  费尽全寝室的每根人脉,朱正廷终于知道了蔡徐坤是大一的新生,说新也只比他低一届而已。计算机系的系草,家境殷实为人善良,从头到脚挑不出半点毛病。

  除了他不认识朱正廷。

  这口闷气憋在心里快一个月,十月底秋招的时候朱正廷终于可以扬眉吐气。

  作为校园传统的百团大战永远轮不到学生会掺和,他们是全校学生的追捧对象。而听(黄明昊)闻(范丞丞)小道消息说蔡徐坤有意向加入学生会,一向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学生会主席朱正廷决定亲自面试。

  哼哼,想加学生会?

  仙子主席朱正廷了解一下好吗小蔡学弟?

  但这天的朱正廷除了成为大一新生口中的美丽传说之外一无所获。

  他气得去揪两个室友的耳朵,请问蔡徐坤呢?请问你们信誓旦旦跟我说见不到人就退学的那个蔡徐坤呢??

  黄明昊无辜地看他一眼,说蔡徐坤是加入学生会了啊?但人家属于精通计算机专业人才免试特招。

  朱正廷晕了,真是科技改变世界知识改变命运。

  但从那一刻起他就有一种老天爷不让他俩认识的预感。

  这种预感还得到了充分的证实。

  比如排班明明是组织部见多识广博闻强识的秦奋学长在排,但整整一年他就是没和蔡徐坤排到同一天过;组织聚餐要不是蔡徐坤突然有事就是他朱正廷忙得脱不开身,只能回寝凌晨两点听黄明昊眉飞色舞地侃蔡徐坤是怎么一口气喝倒外联部所有人还耳聪目明地去隔壁自助娃娃机夹了一堆小猪佩奇。

  好歹是猪,朱正廷安慰自己,是糖,快磕。

  更神奇的是蔡徐坤明明也加入了舞蹈社,但朱正廷就是没跟他说过一句话。

  苍天啊,中国舞和街舞两个练习区隔了有这么远吗?难道还能比人品园到植物园的距离更远吗?

  回想起小学弟把他护得周全的透明雨伞和他自己湿透的右肩,心动不已的朱正廷本想仗着自己社长的身份,哪怕水了训练也得去要蔡徐坤的联系方式。只可惜蔡徐坤粉丝太多,慕名而来挤满了街舞练习区还要费他心力去维护秩序。一来二往地等他回头,蔡徐坤早就结束训练回去休息了。

  蔡徐坤还受欢迎得很。隔三差五就有小姐姐小妹妹往匿名表白墙上非匿名表白,什么徐坤学长我真的很喜欢你,你打篮球的身姿我一见钟情、坤坤弟弟看看姐姐吧,姐姐喜欢你三个月了还没跟你说过话呢......

  三个月,哼。

  朱正廷心想,我说过话了吗?还真说过,但他认识的更早好不好啊,一来一去,扯平了。

  但怎么说,越挫越勇屡败屡战,不战不是中国人。中国人朱正廷开始满学校激情追爱,蔡徐坤选什么课他就选什么课,本来轻轻松松的课表一下被填满,他左拖黄明昊右拉范丞丞,威逼利诱地要他们一起见证自己的追爱全历程。

  “所以这又管我什么事啊哥?”黄明昊趴在艺术鉴赏课的倒数第二排,“我只是一个单身小贾,需要被怜爱的啊!”

  朱正廷翻着职业规划课的笔记头也不抬:“虚假情报罪,按律当斩。”

  “那你斩他就斩他,我更无辜啊哥!”范丞丞同款姿势趴在朱正廷的另一边,“我我我我可以替你向蔡徐坤表白!”

  “你可闭嘴吧你!”朱正廷耳朵一下子红了,“你声音再大点试试!生怕别人不知道呀你?”

  范丞丞惜起命来倒是一把好手,立刻就闭麦不言。黄明昊却还在挨打边缘左右横跳,他指着朱正廷身后骗他:“哥你别说了!蔡徐坤来了!”

  朱正廷做贼心虚猛地扭头,发现上当受骗立刻转回身阴恻恻地冲黄明昊扬起手,结果一抬头就撞进真·来了的蔡徐坤略显惊讶的眼神里。

  他真晕了。

  朱正廷满脸死定了我的形象崩坏了完了我不再是学弟心里白月光的仙子了呜呜呜呜呜,黄明昊还不怕死地探头探脑:

  “你什么时候就是人家心里的白月光仙子了,人家小学弟还不知道你姓甚名谁呢。”

  然后被假装哭唧唧的仙子暴打一顿。

  

  4.

  这下好了,黄明昊被啪啪打脸。

  小学弟不仅知道他的名字,还知道他曾经把蔡徐坤三个字翻来覆去地写在微观经济学课本上。

  当然更重要的是蔡徐坤说喜欢他啊!苦尽甘来否极泰来,朱正廷现在想在寝室里放烟花庆祝自己的暗恋圆满结束。

  黄新淳自上午表白现场被朱正廷一个激动掐青了手就一直躺在床上边玩游戏边养伤,这会伸出头来提醒宿舍舍霸:

  “你要到人家的电话了?”

  朱正廷一下子心如死灰。

  他动作迟缓地点开朋友圈,正想着怎么低三下四地悬赏各位亲朋好友帮他无论如何要到蔡徐坤的联系方式,一个通讯录消息冒了出来。

  【计算机系系霸请求添加您为好友:

    学长你好啊,我是蔡徐坤。】

  朱正廷差点把手机给摔了。

  范丞丞凑过来一看 :“哥你快加啊!你犹豫个啥!”

  说着就一把按下了绿油油的接受键。

  【您已通过了对方的朋友验证请求,现在你们可以开始聊天了。】

  聊啥!!!!!

  腾讯你告诉我我跟他聊啥!!!!!!!

  朱正廷崩溃地翻着表情栏,希望能找到一个可爱不失调皮,还能打开话题的万能表情包。

  【嗨,学长?在吗?】

  蔡徐坤先发制人。

  要是别人,这种明知故问还毫无内容的消息朱正廷肯定理都不理。

  但蔡徐坤不是别人啊,这是他等了一年才等来的小学弟,朱正廷哪敢不秒回啊。

  【在的......你好啊小蔡。】

  为了避免看上去太生硬,朱正廷还敲了一个杰瑞可怜巴巴的表情。

  真可爱!他表扬自己。

  【学长可以直接叫我坤坤的,就是不知道会不会太唐突?】

  不唐突!谁告诉你这样会唐突!不!唐!突!你看我啊坤坤!你可以叫我正正廷廷正廷都行!

  【没关系啊,你也可以叫我正廷,学长听起来好老哦。】

  配上一个猫咪乖巧动图。

  【那正廷,明天中午有空吗?我们一起吃饭?】

  【我十一点零五下课,但你不是还有思修?你得上到十二点吧?】

  蔡徐坤微微挑眉。

  【正廷怎么知道我的思修在明天啊?】

  朱正廷又晕了。

  这话怎么接你就说!你不是知道我喜欢你吗小学弟!上道一点啊别让我尴尬好不好!

  尽管内心已经濒临马景涛咆哮.gif,朱正廷还是颤抖着维护自己的形象。

  【就,有次正巧看见你在董老教室里面上课......】

  蔡徐坤轻笑,我听你扯。

  他当然知道朱正廷喜欢他,而且还选了一堆跟他一样的课。

  那天递伞其实只能算是心血来潮,他完全不知道朱正廷住在诚园,只不过看着只穿了白衬衣的学长轻飘飘地立在楼道口,好像下一秒就能化仙而去的样子于心不忍。

  从那以后他好像就天天都能看见朱正廷,无论是在学生会、舞蹈社、还是自己的教室里。某节艺术鉴赏课他刚进门,正好撞见朱正廷作势要打室友,他忍不住想笑却看见朱正廷红着耳朵挪开目光,一副欲盖弥彰的样子,他一下就福至心灵。

  这个学长是不是,有点喜欢自己啊?

  心理学教会我们:人一旦心里有了猜想,就会在潜意识里去验证。

  这叫自证预言。

  蔡徐坤开始发现了朱正廷喜欢自己的许多证据,什么课间悄悄变满的水杯、被抓住偷看又游移开的目光、回答不了的问题从背后飞来一只满是答案的纸飞机......

  飞机制造者范丞丞举手发言:朱正廷可以去射箭社当教练了,他这个社长表示准许。

  

  5.

  但蔡徐坤并不觉得自己喜欢朱正廷。

  直到那天傍晚惯例的竹园活动,从尤长靖寝室传播到整栋楼的真心话大冒险。

  蔡徐坤无奈地冲着不怀好意的一干室友举手投降:“说吧,想让我干什么?”

  周锐正要说让他帮忙写论文,蔡徐坤立刻眼疾手快地补救:“学习方面不行。”

  秦子墨举起初音抱枕作势开口,蔡徐坤又立刻堵了回去:“排队不行。”

  最后所有人都把闪亮的目光聚焦在沉默可爱的小钱弟弟身上,蔡徐坤温温柔柔地叫他:“正昊,你说。”

  温温柔柔背后是充满“想不想我帮你复习线代”“想不想我把笔记借给你”“想不想我帮你找ppt模板”的威胁。

  钱正昊略一思索:“那就向朱正廷学长表白呗?”

  蔡徐坤皱眉。

  “朱正廷?谁啊?”周锐一头雾水,他抬头看秦子墨,看到了满脸问号。

  “就一个学长,学生会主席那个。”钱正昊看剩下两个室友还没反应过来,灵光一闪,“美丽传说!”

  “哦!”周秦二人恍然大悟。

  “光表白不行啊,你得让人家答应你才行。”周锐补充

  事后蔡徐坤真的觉得自己脑子进维他命水了才会答应这莫名其妙的要求,但此时此刻的小蔡不知道是想起了朱正廷温柔的白衬衫还是他羞红的耳根,心下一冲动脑门一热,

  “好。”他点点头。

  “但我追到之前你们不准到处说。”

  三个人做了个揖:“您放心嘞!”

  钱正昊还撇撇嘴:“追不到?你又开始秀吧。”

  蔡徐坤抬头:“什么?”

  “人家那个学长喜欢你吧?”秦子墨摇头晃脑,“之前小钱一说我才想起来,朱正廷学长是不是那个舞蹈社的社长啊?”

  蔡徐坤应了声是。

  “那就对了,你没发现他经常出现在我们的教室吗?他明明就不用选这些课的。”周锐推了推并不存在的眼镜,“真相只有一个。”

  “他也喜欢你。”

  当下的蔡徐坤看着屏幕上傻兮兮地表情包发笑,还是没狠心逼问朱正廷,反而回头去确认明天的时间地点。

  【那就东门外的那个食堂?十二点十分见好吗?】

  朱正廷又是一个不假思索。

  【你要骑车过来也有点赶吧?反正你慢慢来,我不着急。】

  发完一看,他真想打自己一个大嘴巴巴。

  哪里不着急?哪里都着急!

  【不赶啊,骑车还是挺快的,我们就十二点十分见吧。】

  【啊我不知道......我不会骑车,所以就随便乱估了一下。】

  附带一个悲伤蛙上吊的动图。

  蔡徐坤越发觉得这个学长很可爱,手下一顺就发了出去。

  【那下次我教你?】

  朱正廷一阵后悔,他既不想错过和蔡徐坤单独相处的机会,也不想让自己愤怒学车时的扭曲嘴脸落入小学弟眼里,一下竟不知道该怎么回复。

  【那我们就说定了?这个周末有空吗?】

  蔡徐坤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这么主动,他甚至完全没有察觉自己的异常。

  朱正廷咬了咬牙,大不了把偶像包袱摊开往身上一裹!你可以的朱正廷!

  不裹不是中国人!

  【周六?】

  【行啊,下午两点情人坡见?】

  情人坡?为什么是情人坡?这个小学弟看上去光鲜亮丽的,怎么一天到晚脑子里就想着情人坡这种地方?

  九九九学院著名约会地点情人坡,一首打油诗流传如下:

  月黑风高夜,情侣亲热时。若来情人坡,结婚纪念日。

  就是这么一个气氛上好佳的地方,他跟蔡徐坤去?

  朱正廷抓着自己的猪猪抱枕一顿蹂躏。他们还没确定关系啊?他还没接受蔡徐坤的告白呢!

  【我......我想起来我周六有事啊,学车就再说吧?】

  蔡徐坤不是很满意地眯了眯眼。

  【行,那,正廷什么时候想学都可以跟我说哦。】

  

  6.

  秋天,秋招的季节、工作的季节、表白的季节、追人的季节。

  秋天过去了。

  冬季来临。这是恋爱的季节。

  【你早上是不是偷偷把我杯子里的可乐换成牛奶了!】

  【哪有人一大清早起来喝冰可乐的啊......对胃不好。】

  【你还说!我每天费尽心思给你走后门,学生会的工作都尽量给你调开了,你怎么还能忙到天天熬夜啊!】

  【计算机系的学生的日常罢辽,你吃午饭了没?】

  “好啊!他又转移话题!”

  话是这样说,朱正廷还是在三个弟弟鄙夷的注视下乖乖回答。

  【点了外卖,我跟你说,这家新开的便当真的蛮好吃的诶!】

  【叫什么名字?我明天点来试试。】

  【九九九便当屋,记得点泡椒牛肉丝和西瓜牛奶冰哦!】

  【好,你快午睡吧。下午一点不是还有课?】

  【是啊想到我就生气!宏经真的真的好难哦......】

  【别看手机,不然又得困兮兮地去上课。】

  【我知道啦,啰嗦鬼。】

  “我啰嗦?”蔡徐坤无奈又好笑地把手机插上充电线,“我啰嗦吗?我明明简洁明了酷盖本盖。”

  周锐不在,秦子墨代替他翻了个白眼。

  “大哥,你先把嘴角那宠溺又甜蜜的笑收回去好吗?”钱正昊的点头更加给了秦子墨力量,“你快变成人家朱正廷的贴身管家APP了都。”

  蔡徐坤懒得理这些没有男朋友的人。

  贴身管家?他明明是完美男友好吗?

  除了没让朱正廷学会骑车这一点。

  说来也怪,这已经整整两个月过去,秋季变冬季,朱正廷对学车的抗拒倒是一点没变。只要蔡徐坤一提就开始拽着人的衣服袖子撒娇,坤坤最好啦有坤坤在我还学什么车啊我只需要搭坤坤的车就好啦,诸如此类一应俱全。

  朱正廷亲身传授撒娇宝典,蔡徐坤一翻开就晕菜。

  他只能任劳任怨地听主席大人差遣,指东往东指北往北。人力车夫蔡祥子,学生会主席私人订制劳动力了解一下。

  不过他乐意,谁管得着呢?

  周锐听了气得发笑,是是是我们管不着,只不过祥子你记不记得,你跟朱正廷是怎么在一起的啊?

  然后蔡徐坤就立刻闭麦了,一副后悔低落的样子搞得周锐也于心不忍。

  好好好我们不说了,咱们都不说他也不会知道啊。

  蔡徐坤把手机从手机壳里抠出来一个角,又慢慢塞回去。他回想起之前的某个夜晚和这几个家伙玩的真心话大冒险,简直怀疑自己当时是不是脑子里进了维他命水。

  “我要不还是跟他坦白吧?”

  周锐吓了一跳:“这话你怎么说的出口?”

  “正廷,我有件事要告诉你。”秦子墨突然扮演起蔡徐坤。

  “什么事呀坤坤,你脸色怎么这么难看?”钱正昊配合地演朱正廷。

  “我之前在楼道上跟你告白的事情,是因为我当时真心话大冒险输了......”

  “啪!”

  钱正昊一巴掌拍在桌子上。

  “所以你说喜欢我都是骗我的?”他捂着脸假哭,“你根本就没喜欢过我!”

  秦子墨也假情假意地去抱他:“没有,我都说了那是之前的事,现在我是真的很喜欢你......”

  “啊!坤坤!”

  “啊!正廷!”

  “卡!”周锐又推了推并不存在的眼镜,“大概就是这样,你去说吧。”

  蔡徐坤目瞪口呆:“就这样?我怎么说啊?”

  周锐大手一挥:“他没看懂!再给他来一遍!”

  “正廷,我有件事要告诉你。”秦子墨继续扮演着蔡徐坤。

  没等钱正昊作答,蔡徐坤摆了摆手。

  “不行,肯定不行。”他烦躁地抓了抓头发,“正廷之前就喜欢我挺久的,要是我告诉他那天告白都是玩游戏玩输了的惩罚,那他肯定觉得那段时间都被辜负了吧?”

  “本来他觉得我也是那会儿就喜欢上他了......”

  周锐不忍心看他消沉的样子,拍拍他的肩膀安慰:“没事没事,反正我们不说也没人知道。”

  但事实证明,周锐立的旗都会被实现。

  事实还证明,蔡徐坤真的很了解朱正廷。

  

  7.

  天气越来越冷了。

  周锐不说,但他们真心话大冒险隔壁尤长靖陆定昊寝室是知道的,之前也坚守着没追到手就不到处说的承诺。只不过眼看着蔡徐坤都快要把朱正廷绑定在自行车后座上了,整栋诚园都知道了真心话大冒险的事。

  朱正廷最近觉得走到哪里都有人在盯着自己看。

  不是那种他习以为常的暧昧、钦慕、友善的眼神,而是格外让他不舒服的视线。

  “我怎么觉得所有人看我都有点点怜悯呢?”他皱着眉问黄新淳,“我今天看上去很惨吗?”

  三个弟弟都摇头,没人知道朱正廷今天光鲜亮丽外表背后的故事。

  打饭的时候食堂大叔给朱正廷舀了特别多的红烧肉,他喜滋滋地坐下,还不忘朝范丞丞一个劲儿炫耀:

  “你看看,长得好看就是有特权,红烧肉都能多吃两块。”

  范丞丞扁扁嘴还没开口,一个突兀的声音就扎进了他们的对话。

  “周锐寝室简直神奇,其实朱正廷学长挺好看的啊,没想到蔡徐坤居然是打赌打输了才跑去跟他告白的......”

  “而且赌约还是不追到不算数......我真的迷醉,怎么会有这么不要脸的条件啊......”

  刚夹起来的红烧肉滚回了盘子里。

  方才还开开心心的朱正廷筷子都要拿不稳,他的心脏一下猛地收紧,像淋了一把新鲜榨取的柠檬汁。

  是这样吗?

  他从来不算很自信的人,只是蔡徐坤真的对他很好,事无巨细都贴合他的心意。所以他慢慢愿意相信小学弟也一定很早就喜欢他了,慢慢觉得暗恋一年里那些酸的涩的都不算什么了。只要他喜欢的人也喜欢他,绿色的彩虹糖总能吃到里面甜蜜的水果味。

  只要听进去一句,朱正廷就反应过来了。为什么所有人都带着怜悯看他,为什么食堂里今天格外多的交头接耳。他仔细去听,没看见黄明昊愤怒的神情和黄新淳的阻拦,也没看见范丞丞担忧的脸色,他听见所有人都在议论这件事。

  蔡徐坤跟他告白,追求他。

  全是笑话,全是骗局,全是别人口里下饭的谈资。

  “连舀饭的叔叔都可怜我。”他脸上挂着笑,冲三个弟弟念叨,“专门给我盛这么多红烧肉。”

  可他不喜欢吃红烧肉呀,范丞丞才喜欢。

  他好难过。

  朱正廷脸上的笑容一点点地消失,黄明昊范丞丞看着更是怒从心头起,盘子一摔就要去找蔡徐坤拼命。

  黄新淳一个人哪里能都拦得住,指望着朱正廷能发话,却看他拿起手机。

  【正廷?你去吃饭了吗?下午要不要去看个电影?】

  【快点回复哦,我要选位子啦。】

  【怎么又不看手机?今天中午吃什么啊,这么吸引你?】

  朱正廷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点开键盘的。

  【吃的红烧肉呀,我可喜欢吃了。】

  那边的蔡徐坤本就在挑电影,立刻秒回:

  【少骗我啊,你什么时候喜欢吃红烧肉了?】

  【头号玩家怎么样?】

  不知道是骗还是喜欢还是玩,总之朱正廷被某个字眼刺激得不轻,他暴力打字:

  【玩个屁啊玩,我不陪你玩了蔡徐坤。】

  【?】

  蔡徐坤还没反应过来。

  【你没追到我,你真心话大冒险失败,自己去接受惩罚或者随便换个人追都行。】

  想着蔡徐坤向另一个人告白的样子,朱正廷感觉刚刚挤在心头的柠檬汁就要慢慢溢出眼眶了。

  【我不奉陪了!再!见!】

  

  8.

  很自然的,蔡徐坤联系不上朱正廷了。

  他日愁夜愁,后悔当初那个可爱又稚嫩的自己怎么就鬼迷心窍肯接受周锐的蛊惑。

  但事实上他又很清楚,这并不关周锐的事,决定是他做的,追人也是他想追的。

  他怪不了别人,只能怪自己。

  他想尽一切办法去堵人,但朱正廷再也没有出现在他本就不必出现的课堂上,学生会主席也没有任何必要天天都到办公室坐镇,舞蹈社社长干脆把事情全丢给了副社丁泽仁自己挂牌休假了。

  蔡徐坤去他们寝室堵,朱正廷就打死不开门。一不做二不休,蔡徐坤来得多了他就干脆开始在校外找房子长租。反正也要大三了,他想着实习一去总见不到了,见不到也就不会想了,于是就拉了寝室里四个人商量合租。

  蔡徐坤自然也从多方渠道听说了这个消息,心里慌得不行。

  再让朱正廷这么躲下去,直接就毕业工作到处乱飞了,哪还轮得到他把朱正廷看着宠着呵护着。

  于是蔡徐坤等到一个飘雪的夜晚守在朱正廷宿舍楼下,任凭宿舍的阿姨怎么喊怎么劝就是不走。

  “哥,蔡徐坤坐那儿两个小时了......”

  朱正廷瞪了范丞丞一眼。

  黄明昊也瞪他:“他坐多久还不都是他自找的,正廷哥又不在乎。”

  屁!谁说我不在乎!

  朱正廷在心里瞪了黄明昊一眼。

  他坐如针毡地又挨了半个钟头,零下多少度来着今天......大晚上的坐在男寝楼下算怎么回事,蔡徐坤怕不是脑子出毛病了......

  就算他骗过自己,诚信友善的当代大学生朱正廷也打算直面自己的善良,他打算下去递一把伞。

  就当是还最开始认识的那个人情了。

  他安慰自己。

  以后就当没认识过这人。

  黄明昊也没去拉,谁看不出他哥还心心念念着蔡徐坤呢。让他下去,无论什么结果,反正都是他俩的事。

  三个弟弟心照不宣地趁朱正廷下楼开始抢热水冲泡面。

  吃东西才是自己的事。

  蔡徐坤早就冻得瑟瑟发抖,他根本顾不上去想朱正廷会不会下来,他只知道朱正廷再不下来他就是九九九第一个为爱冻死的传奇人物。

  行吧,他苦中作乐,朱正廷是美丽传奇,他是追爱传奇。

  还挺搭配。

  朱正廷下来时就看见蔡徐坤只穿了一件厚卫衣,顿时气不打一处来,伞也忘了给就先数落上了:

  “你是不是有毛病?蔡徐坤你当你红孩儿呢?”他一边加快脚步一边瞪人,“三昧真火护体了你还?”

  蔡徐坤当然没有三昧真火护体,但爱情之火熊熊的燃烧让他忘了寒冷。

  “正廷,你听我说......”

  “不行,蔡徐坤,你才要听听我说的吧。”朱正廷板着脸,“现在、立刻、马上,回你的宿舍,喝八升的热水,捂在三层被子里睡十一个小时。”

  “我真就服了气了,你怎么就能蠢到这个份儿上?”

  “雪地里等人是不是格外舒服啊?很享受是吗?”

  “还穿个卫衣就敢来,羽绒服是买不起是吗?”

  “平时就知道唠叨我,唠叨这么多句你自己听进去了吗?啊?”

  “听你说还不如听我自己说......”

  蔡徐坤没有办法,他太冷了,继续听朱正廷念下去可能会殒命当场。

  追爱传奇他不当了。

  蔡徐坤伸手拉过朱正廷的胳膊,熟门熟路地堵住了喋喋不休的嘴。

  反正他已经拥有美丽传奇了。

评论(28)
热度(851)
© 鸡鸣狗盗/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