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私设成山 无脑短打4000+一发完

*嗜甜饮料店店员丞x“无辜”受害大学生正

*今日受害人jmgd现身说法

*一点点的甜度不可信

*别骂他们 骂我



1.

  

  范丞丞没想到自己也有给别人打工的这一天。

  

  他只是不想和家里安排的人相亲,就被父母笑眯眯地赶出来,告诉他只要能自力更生活够一个月,相亲的事情就随他去。

  

  范丞丞好恨,可一向宠他的姐姐也摇头叹他没福气,说自己痛失一个优秀的未来家庭成员,不肯救济他。

  

  他能找份什么工作呢?又得离学校近,又得能赚钱。

  

  九九九学院金融系系草,连续两年的绩点第一,居然找不到一份工作,魔幻现实。

  

  商业头脑max温州小机灵一语点醒梦中人,他说:“你不是爱喝奶茶吗,那你就去两点点打打工呗。”

  

  黄明昊凝神屏气,他在最强弹一弹里的分数只差500就能超过范丞丞荣登朋友圈第一名了。

  

  “两点点?”

  

  范丞丞拿笔戳了黄明昊的肩膀一下,成功守住C位王座。

  

  黄明昊一边找东西准备打他,一边不情不愿地解释。

  

  “就是那个超火的奶茶店啊,每天流水至少一两千,兼职员工月工资将近三千吧。”

  

  范丞丞皱眉,三千哪里够花?

  

  “拉倒吧,反正也就活这一个月,你蚂蚁花呗不是还有八千额度吗?”

  

  范丞丞摸摸头发:“那我上上个月为了给朱正廷买生日礼物花完了啊。”

  

  理直气壮,丝毫不慌。

  

  2.

  

  范丞丞喜欢朱正廷。

  

  进校几年就喜欢了几年。

  

  试想炎炎夏日,新到校的范丞丞无依无靠,大包小包走了快三公里还找不到报到处,头发一拧就能落下一把汗水来。他正靠在树下喘气,一杯冒着白气的冰杨梅汁递到他眼前。他一抬头就看见一张背光都白得透明的脸,混沌得停止思考的大脑直接当机,连朱正廷略带担忧地问他感觉怎么样都无法作答。

  

  后来朱正廷把中暑的人抗进医务室,美救英雄后悄然退场。

  

  范丞丞悔不当初,节衣缩食苦练体能。终于练出了四块腹肌的时候,却从朱正廷的发小、他的室友黄明昊那里听闻朱正廷十二岁就练出了八块腹肌的神话。绝望之余他选择随心所欲不逾矩,重新开始摄入糖分。

  

  范丞丞有嗜甜症,他吃的奶茶、蛋糕、糖醋排骨无一不甜,甜到丁泽仁闻一鼻子都能闻出一屋子难以忍受的梦幻少女味儿。黄明昊嘲笑他愧为山东人,来世愿做江浙男儿,范丞丞垂头一想朱正廷家可不就在上海吗,立刻笑出一口整齐的大白牙。

  

  黄明昊翻个白眼,心说朱正廷可不爱吃甜的。

  

  这是范丞丞所不知道的小细节。朱正廷虽然笑起来很甜,性格也很善良很甜,但他偏偏不爱吃甜的。麦当劳喝奶茶绝不加糖,星巴克只点美式冰咖零添加。黄新淳评论他铁血真男儿,换来朱正廷毫不留情的一顿打。

  

  “你找到工作了吗?”黄明昊踹了踹无精打采的人一脚。

  

  范丞丞甚至没力气起身揍人,他翻了个身:“你别烦我。我跟你说,两点点那儿排队的姑娘太多了,我真要去兼职可能立刻就非诚勿扰现场。”

  

  “非诚勿扰的灵魂人物是孟非老师,不是男嘉宾。”黄明昊眼珠一转,“朱正廷好像要去相亲了,我听说。”

  

  范丞丞一个鲤鱼打挺。

  

  “什么东西?朱正廷?相亲?”

  

  “是啊,他家里安排的。说是本来介绍给他姐,结果对方年龄太小,只能临时变卦改成他去。”

  

  范丞丞一下泄了气,接二连三的打击搞得他心力交瘁。

  

  “那我能怎么办,我现在身无分文,蚂蚁花呗都只剩三十六块八毛的透支额度了。”

  

  “你去打工啊?两点点?”黄明昊恨铁不成钢,“难道你就放弃了?”

  

  不知道是不是上上个月那枚基本透支花呗余额的paloma’s groove窄戒给了他力量,想到那个匿名的海水蓝丝绒小盒子,他突然有一点点不甘心。

  

  一不做二不休,我范丞丞,破釜沉舟!

  

  小外套一穿,小皮鞋一踩,淡香水一喷。

  

  精致男士,准备面试。

  

  3.

  

  如范丞丞所料,正式上班的第一天,女生果然很多。

  

  但这群女生好像不是来看自己的?

  

  范丞丞在指导下摇着雪克杯里冰凉的混合物,心不在焉地往外瞟。

  

  不可思议,难道孟非老师来了?

  

  “您好......啊!请问您需要什么?”点餐的小姐姐声调忽然变得又柔又细,范丞丞忍不住又往外看了一眼。

  

  这一看可不得了。

  

  孟非老师没来,男嘉宾来了。

  

  “我要一杯养乐多柠檬,去冰无糖。”

  

  笑眯眯地用手指一下一下戳着菜单的那位,女生尖叫的中心,可不就是他日思夜想的朱正廷吗?

  

  范丞丞瞠大了眼睛,举起银色的雪克杯试图挡住自己俊美无俦的脸蛋。

  

  但他忘了朱正廷怎么会一个人来奶茶店。

  

  “啊!范丞丞在上班!我可以指名你帮正廷哥调饮料吗?”

  

  我可去你妈的吧。

  

  范丞丞咬牙切齿。

  

  你给我等着,黄明昊。

  

  但朱正廷也朝他看来,眼睛里好像是不解,又好像是淡淡的笑意。

  

  “范丞丞?”

  

  他的眸色极深,纯然的黑里又透着一点点无机玻璃似的钴蓝色。

  

  “你可以帮我调一杯饮料吗?”

  

  范丞丞现在不确定是不是应该打黄明昊了。

  

  4.

  

  朱正廷几乎每天要喝两杯两点点。

  

  “他是不是为了见我啊。”

  

  范丞丞大胆假设小心求证,脸上得意又缺心眼的笑容欠揍的不得了。

  

  “为什么他不能是单纯的喜欢喝奶茶呢?”黄明昊很瞧不起陷入爱河的男孩,很不酷。

  

  范丞丞不和他一般见识:“喜欢喝奶茶他怎么以前从来不去啊?我一去两点点打工,他就每天上下午都要去一次,这不是看上我了是什么?”

  

  黄明昊无语,因为范丞丞这个人除了学习和赚钱以外一概短路的脑袋瓜子,这回居然转到点子上了。

  

  朱正廷喜欢范丞丞快一年了。

  

  学生会年终总结的时候,他看见范丞丞穿着灰格子的休闲西装走上台。财务部部长神色淡漠地俯身调试话筒,白色的BUBERRYT恤领口掉出半截细银的链子。他一手扶着话筒,一手随意地支在水曲柳木的廉价讲台上,语调平淡逻辑清晰,狭长的眼尾斜斜向上,平添一分冷峻。

  

  朱正廷坐在第一排,勉力维持着属于外联部部长的微笑,动作小心地捂住心口。谁让范丞丞这副目中无人的样子实在活在他的审美天选区。

  

  本来光是这样还不足以让他心动,偏偏临近结尾时小学弟抬眉扫向观众席。和朱正廷目光相接的刹那他似乎愣了一愣,旋即下意识地小弧度扬起唇角,像只刚偷吃完的猫。

  

  完蛋,朱正廷放下按在胸口的手。

  

  范丞丞,你今晚吃鸡了。

  

  5.

  

  但朱正廷从来不喝两点点买回来的奶茶。

  

  范丞丞的口味对他来说太甜了。

  

  “你说以后饭菜是不是得做两份啊?”他托着下巴甜滋滋地畅想未来。

  

  “您告白了吗?您跟他说过谢谢以外的话吗?”黄明昊毫不留情。

  

  朱正廷美梦被戳穿,把两杯甜度超标的无糖饮料推给黄明昊。

  

  “喝!不喝不是中国人!”

  

  黄明昊习以为常地吸了一口温热的抹茶拿铁:“你不喝?”

  

  “我是中国仙子,谢谢。”朱正廷扬眉吐气,没注意到黄明昊做贼心虚四处乱飘的眼神。

  

  他最近很生黄明昊的气。

  

  不仅气黄明昊时不时惹自己,更气的是他在朱正廷拒绝了家里的安排以后,忙不迭地跑来跟他说原本定好的相亲对象是范丞丞哦。

  

  朱正廷晕了,那他火急火燎地拒绝什么?

  

  他摸出手机要打电话,黄明昊又笑嘻嘻地说范丞丞也给拒了。

  

  “要不然你以为他干嘛跑出来打工,”小孩那时候手里还没有被硬塞给的两点点,抱着一杯百香果双响炮一嘬一嘬,“他爸妈把他赶出来的。”

  

  朱正廷一时百感交集。

  

  庆幸他拒绝了,又埋怨他干嘛要拒绝。转念一想反正自己也拒绝了,就算范丞丞答应也没用,朱正廷又开始头疼。

  

  “你去照顾他生意不就行了,”黄明昊把塑料杯往街边的垃圾桶里一扔,“每天都能刷存在感。”

  

  朱正廷信了,他开始每天往两点点跑,一天两趟,风雨无阻。

  

  第一次喝范丞丞调的饮料,朱正廷还欲盖弥彰的打包回了寝室才下口。

  

  “他调的也太甜了吧!”

  

  一口都没喝完,发了个朋友圈吐槽今天的两点点也是甜度成谜,第二天还是照常去买。

  

  最后超甜的饮料都给了黄明昊和黄新淳。

  

  6.

  

  范丞丞越想越不对劲。

  

  那天黄明昊无语凝噎的神色实在诡异,他忍不住追问了两句。结果一向伶牙俐齿的小孩突然结结巴巴说不出话,逼紧了就甩了一句“他不爱喝甜的”然后夺路而逃。

  

  上午他专门给朱正廷的饮料加多了糖,连他自己都喝不了一半的那种多。下午唇红齿白的学长还是没事人儿一样地跑来点单。

  

  “我要一杯可可芭蕾,去冰微糖。”

  

  已经(凭脸)升级为收银员的范丞丞偏头朝朱正廷露出微笑,他说:“我们店里的可可都是自带苦味的哦,一般我们都推荐七分或者九分甜。”

  

  他不动声色地看着朱正廷脸颊上还可以解释成晒出的红晕慢慢泛到耳廓,又笑道:“如果正廷学长想要稍微苦一点,我推荐七分甜哦。”

  

  听见范丞丞喊自己的名字,朱正廷猛地抬头,像只被抢了坚果的小仓鼠。

  

  他茫茫然点头:“好,那就七分甜。”

  

  “可可芭蕾去冰七分甜。”范丞丞扬声冲忙碌的店员报单,眼看朱正廷又要溜去等候区,他卡准时机出声,“正廷学长?可可芭蕾推荐现在喝哦?”

  

  哇!新的对话解锁!

  

  朱正廷内心欢呼雀跃,脑子却越发茫然。他晕乎乎地接过新鲜出炉的饮品,抽出吸管一口吸上来。

  

  噫!好甜!

  

  他忍不住皱起脸,咕咕哝哝地抱怨:“这也太甜了吧......”

  

  “七分甜已经算苦了。”范丞丞从后厨绕了出来,他身上还穿着两点点员工的大葱配色工作服,但朱正廷打包票这绝对是全山东最挺拔好看的一根大葱。

  

  “不过对正廷学长来说,可能的确偏甜。”

  

  朱正廷有点不解,猝不及防的剧情发展让他有些无措地抬头看向身前的男孩。

  

  “毕竟正廷学长是喝咖啡、奶茶都不加糖的嘛,”范丞丞饶有兴致地观察朱正廷有趣又可爱的小表情,“那为什么一天要来两次啊?我们家的奶茶糖度都偏甜哦?”

  

  朱正廷往后退了两步:“我......我是买给黄明昊和黄新淳他们......”

  

  范丞丞寸步不让地跟上去:“为什么不让他们自己来啊?正廷每天来回跑两趟不累吗?”

  

  “还......还行?”他完全没察觉范丞丞悄悄换了称呼,专心地想洗清自己的“嫌疑”,

  

  “他们喜欢喝甜一点的......”

  

  范丞丞看着近在咫尺的红嫩脸颊,泛着水光的浅色嘴唇,忽然有些呼吸不畅。

  

  朱正廷一下没了回答,疑惑地仰起脸,就被高大的男生吻了个正着。

  

  范丞丞专心致志地舔着朱正廷柔软的嘴唇,舌尖一点一点地掠过下唇,又用自己的双唇去吮吸朱正廷的上唇,直到把唇齿间残留的那一口甜腻的可可味一扫而空。他感觉到朱正廷有些小幅度的挣扎,就连忙松开脖子都红了的学长。

  

  朱正廷不敢说话,因为范丞丞清润的气息还含在他的双唇之间,只要一开口,他就能想起刚才温热的鼻息和缠绵的吻。

  

  “以后甜度超标的奶茶就别给黄新淳他们了。”范丞丞的声音有一点点哑,但在朱正廷的耳朵里比十万一张的黑胶唱片还动听,“给我吧。”

  

  他抬头,脸上已经不自知地有了笑意。

  

  “我喜欢你,正廷。”

  

  7.

  

  “告诉我爸,相亲对象我下个月就带回家,让他帮我收购一个奶茶连锁店。”

  

  “是,少爷。”

  

  8.

  

  “?正廷,我送你的戒指你怎么没带?”

  

  “你送我的戒指?”

  

  “是啊,就是Tiffany的......啊我匿名送的。”

  

  “Paloma's Groove?”

  

  “对啊,你看到了?”

  

  “你怎么知道我喜欢那个?”

  

  “你的首饰不都是Tiffany......”

  

  “我的生日在上上个月吧......你居然那么早就了解我的喜好了,范丞丞你老实交代,你喜欢我多久了?”

  

  “快两年?”

  

  “啊!我才喜欢你快一年!”

  

  “没关系......”

  

  “那我就要加倍的喜欢你!把你多喜欢的这一年补回来!”

  

  “......好。”

  

评论(46)
热度(1336)
© 鸡鸣狗盗/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