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的烂
*轻轻地打我
=================

夜色是浓的化不开的墨,天上没有一颗星星。

“如果…如果是你的话…”

火红色的,日出前的光。

“宗像…”

像燃烧一样的,灼热的,一触碰就会痛的无法自拔。

“你…”

他的头发。

“他们也…拜托你了…”

他的眉眼。

“可…可别随便找他们麻烦啊…”

他的嘴唇。

“…都…都交给你了…”

他的血液。

“宗像。”

到死也没有叫我的名字,这方面倒是意外的公私分明啊。

从最开始,到现在为止。

【“你好,我是宗像礼司。”

“…周防尊。”

“要和您这样的人一起完成一件事,对我来说也是很大一个考验呢。”

“…是吗。”

“周防,你能不能稍微打起精神一点,这个对手狡猾的很,像你这么懒散被抓住破绽的话…”

“是你们…那个什么…太弱了啊。”

“呐我说,你从来都是这副表情吗?”

“这话该我问你吧…”

“…哈…哈啊…如果你死在这里,我会愉快地收下你的吠舞罗……”

“咳…不劳你费心了…”

“唔嗯…恩…你…你轻一点…!”

“呵。”

“…尊…?”

“我听见了。”

“再这样下去,你会死的。好自为之吧。”

“…啊。”

“…我担心你啊!周防!!!”

“是啊,你也在做多余的事呢,宗像。”】

你这混蛋。

我永远都不会原谅你的。

只不过…

“我爱你。”

我也是啊。

尊。

============

他妈的我在写什么!【捂脸

评论(1)
热度(2)
© 鸡鸣狗盗/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