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有话说:我 甜饼选手 你的狗哥 从不发刀_(:з」∠)_

       好想磕糖

  *狗血我流校园风

  

      *fcc装逼被打的故事(不是

  *破镜重圆(x

  

  *别骂他们   骂我

  

  1.

  

  周六下午的麦当劳就像情人节的电影院,儿童节的游乐园。

  

  范丞丞艰难地举着餐盘从人群里一点一点挤出来,尽管冷气很足,朱正廷还是看见他挂着一条细银项链的脖颈上滑下一滴汗。

  

  但范丞丞没说热也没说累,他就装没看到。

  

  范丞丞把套餐里的麦辣鸡翅袋子提出来,也没问他,就理所当然地把鸡腿分出来,鸡翅连着包装袋一起递给了朱正廷。

  

  朱正廷撇撇嘴。

  

  范丞丞哪里都很好,吃麦当劳也记得朱正廷爱嚼炸鸡翅那一层焦香脆嫩的皮,不想把手弄得油乎乎所以一定要隔着袋子啃。

  

  但是朱正廷不喜欢。

  

  

  

  2.

  

  两个月前的周六,同一家麦当劳,同一扇窗边,同样的两份套餐。

  

  范丞丞终于跟朱正廷告白了。

  

  或者用黄明昊的话说,朱正廷终于仁慈地戳破了范丞丞路人皆知的爱慕小气球。

  

  朱正廷还记得范丞丞和今天一样,满头大汗地挤出人群,坐到他的对面问,正廷学长吃鸡腿还是鸡翅?

  

  朱正廷也不犹豫,挑了鸡翅还抿着可乐大谈特谈炸鸡翅比炸鸡腿好在哪一百个地方。

  

  范丞丞就咬着汉堡听,眼睛又亮又湿,听话极了的样子。

  

  直到朱正廷在说炸鸡翅沾千岛酱比炸鸡腿沾番茄酱好吃的时候戛然而止,他才眨眨眼,轻轻皱着眉毛去看朱正廷。

  

  朱正廷就问啊,范丞丞你是不是喜欢我啊?不然怎么听我胡侃还这么入迷。

  

  范丞丞就愣了几秒,被看破心事的羞涩和对告白成功的期待从T恤领口的锁骨蔓延上清俊的脸颊。

  

  他点点头。

  

  就好像今天这样,朱正廷眉飞色舞地说着黄明昊又逃了哪节课,黄新淳又横扫了几家自助夹娃娃店,范丞丞就默不作声地盯着他,偶尔点点头。

  

  他突然觉得很没趣。

  

  朱正廷此人,一向要求新鲜感,严于律己严于待人。

  

  每周不能有一天穿重样的衣服,香水也买了七个味道随心换着喷。

  

  他怎么能容忍自己的男朋友如此一成不变。

  

  于是朱正廷慢慢停下话头,他看见范丞丞去摸花花绿绿的可乐杯的手也一并停下。

  

  分手吧,丞丞。

  

  朱正廷不觉得有什么难舍难分的,他甚至还尴尬地勾了勾嘴角。

  

  范丞丞又愣了几秒,血色从优越的颧骨一下褪尽。

  

  他看着朱正廷天真不足残忍有余的笑脸,缓缓点头。

  

  

  3.

  按说朱正廷压根不该跟范丞丞分手。

  因为截止范丞丞约他吃饭,朱正廷已经暗恋范丞丞快一个学期了。

  刚进校就算的上半个风云人物,美国海归拿手的第一项就是俗套却受欢迎的篮球。

  朱正廷在寝室赶论文赶得灰头土脸,零梳妆打扮被几个弟弟簇拥到篮球场放松。

  好像是篮球社社长不满意新来的小子靠脸赚取一票爱慕,不怀好意几次挑衅,就等着给他一个下马威。

  戏码无聊,朱正廷连看都不想看。

  但人群中央的男孩面无表情,狭长饱满的眼尾似有似无地扫过他。

  钱塘江大潮来临之前,堤岸会退到干涸。

  滴翠的灌木和红棕的泥土味都如潮退去,直到范丞丞清俊的脸上扬起一个决不能用乖顺来形容的笑。

  他说,我不想比啊,比完了还要当社长,太累。

  一片沉默后是更加疯狂的尖叫,没有人不期待这场戏的结局。

  而朱正廷内心只有一句土话:

  嘿,那小子真帅。

  真帅的范丞丞果然按照青春小说的剧本三两下解决了龙套部长,仰起头灌下一口冰水。

  喉结的弧度和颈畔水珠折射的阳光,湿润的嘴唇和汗津津的黑发。

  真帅。

  藏在欢呼的女生背后,朱正廷还是这么觉得。

  

  

  4.

  但现在他觉得很头疼。

  

  他们俩安静地吃完麦当劳,朱正廷还在甜品站点了一个新出的黑芝麻冰淇淋。

  

  第二份半价,他转头问范丞丞吃不吃。

  

  范丞丞好像一直在神游,听见朱正廷的声音才眼神聚焦。

  

  他点头。

  

  吃。

  

  朱正廷于是付了半价的钱,把甜筒塞给范丞丞,自己舔了一口。

  

  这不就是冰冻汤圆吗?他不满,侧过去催范丞丞赶紧尝尝。

  

  范丞丞干巴巴地舔了一口,干巴巴地回应他说,好甜,太甜了。

  

  朱正廷耸耸肩,一根甜筒慢慢悠悠吃到宿舍门口。

  

  好啦,冰淇淋钱你就别给我了,当我送你的分手礼物吧。

  

  拜拜丞丞。

  

  他自以为幽默地咽下融了一滩黑芝麻甜酱的脆皮威化杯,刷卡就要进门。

  

  却被范丞丞一把拉住。

  

  朱正廷的心猛地一跳,小腹传导到手臂一阵酥麻。

  

  他在期待。

  

  他回头,范丞丞抿着嘴,略长的刘海遮住了他垂下的眼。

  

  范丞丞想了快一分钟,朱正廷的手腕都给握出汗来了,也没想出什么挽留的话。

  

  干脆破罐子破摔,也假惺惺地笑起来,问朱正廷以后还能不能做朋友。

  

  结果朱正廷不知道哪根神经被触怒了,凶巴巴瞪他一眼,一甩手跟他门禁两隔。

  

  背影修长又笔挺,很衬那句分手赠言:

  

  做朋友?做梦去吧你!

  

  

  

  5.

  

  范丞丞只能愁眉苦脸地溜回宿舍。

  

  他不知道哪里出了错。

  一进学校就听闻朱正廷大名,学生会外联部部长,舞蹈社首席。

  人美得不似凡人。

  那天他被篮球社社长挑衅,灼热的日光打在背上让他恨不得用打架代替打球发泄一通无名火,转眼却看见顺着刘海的学长站在旁边。

  栗色的头发乖乖巧巧,圆框的眼镜更是拘谨。

  这样的学长怎么可能喜欢打架的男孩?

  但他偏偏控制不住脾气。投篮对决变成5v5,四十分钟下来哪里还找得到朱正廷的影子。

  范丞丞气自己错失良机,干脆买通朱正廷的发小黄明昊以便随时查询朱正廷的消息。

  

  两个月之前,觊觎了好久的美人学长却突然看穿了他的心思,还轻轻巧巧地跟他说,要不我们试试?

  

  他心想试试就试试,光脚的不怕穿鞋的,反正我都喜欢上你了,试试也不吃亏啊。

  

  结果他怕死了朱正廷这个穿Gucci凉拖满学校跑的家伙,小心翼翼打探他喜欢的类型,努力扮演二十四孝好男友。

  

  连最喜欢的炸鸡翅都让出去了,也没逃过被分手的命运。

  

  就很烦,就很bad。

  

  他觉得反正不是他和朱正廷的错,干脆就跑去篮球场堵黄明昊要一个说法。

  

  可怜小昊今天翘了专业课的签到跑来篮球场,本打算爽一个下午,却被拉着坐在台阶上硬生生谈了三个小时的少男心。

  

  我不管,范丞丞嘟囔,你明明说他喜欢别人处处照顾他,一切无条件以他为先,可爱又听话的小奶狗更不会出错,绝对是取向狙击的。

  

  黄明昊无语,谁知道捉摸不透的朱正廷今天想要一个什么丝带儿的男朋友。他就质问范丞丞,朱正廷是出了名的喜新厌旧选手,你扪心自问你每天给他新鲜感了吗?

  

  范丞丞语塞,还是挣扎着反驳说那朱正廷也忍了我两个月了,干嘛不多忍两天啊。

  

  黄明昊翻白眼,猛灌一口冰可乐问他:

  

  你舍得?

  

  当然舍不得。范丞丞摇头,但他也很难过啊。

  

  今天还是两个月纪念日来着。

  

  

  

  6.

  

  郁郁寡欢躲了一个周末,躲不过周一的课。

  

  范丞丞抱着书在走廊里横冲直撞,压着铃声最后一道甜美的回音钻进教室。

  

  “点名没?”他咬着吸管,嘴里含混不清的。

  

  黄明昊长叹一口气。

  

  “这是朱正廷的课,大哥,你硬要跟选的。”

  

  “你觉得名单上会有你的名字吗?”

  

  范丞丞顿了一秒,露出一个混杂悲伤、尴尬与后悔的表情。

  

  早知道就不起那么早了。

  

  他托着下巴,也不翻开书,眼睛开始下意识地搜寻朱正廷的身影。

  

  啊,找到了。第一排正中,腰板挺得笔直,像棵小松树。

  

  真可爱。

  

  黄明昊拎着包往左边挪了一个座,简直不想挨着范丞丞。

  

  “旁边那个男生是谁啊,怎么老问朱正廷问题啊?”

  

  黄明昊看他一脸不爽的大佬样,心里腹诽他,有本事对朱正廷甩脸色啊。

  

  但还是宁拆十座庙不毁一桩婚的想法占了上风,告诉他说那是朱正廷的另一个发小,高中毕业出国了,今天回来玩。

  

  玩什么玩,我们学校有什么好玩的。范丞丞咬牙,还凑那么近,怕不是别有用心。

  

  真讨厌,谁准他离朱正廷那么近。朱正廷也是,还能再笑得开心点吗?他扮顺装乖演破天了也没见朱正廷笑得这么甜。

  

  范丞丞惊觉薄薄一页纸在他指间抖个不停,才发现自己的怒火有点不受控。

  

  按理说,不该这样的。

  

  本来只是出于对美人的欣赏,谁知道慢慢就演变成他暗恋朱正廷的传言。

  

  本来只是猝不及防地临时扮演,却因为害怕失去朱正廷的青睐而坚持许久。

  

  本来以为自己并没有那么难受,吃饭熬夜打游戏样样不落,结果还是在看到他和别人状似亲密的时候溃不成军。

  

  你以为谁都跟你似的,谁动不动就对朱正廷有企图啊?黄明昊头也不抬就扔他一句。

  

  范丞丞只点了一下头。

  

  “对,就是我。我对朱正廷很有企图。”

  

  黄明昊觉得不大对,他一抬眼,范丞丞浅色的瞳孔透着一股子野心勃勃的光。

  

  “你要干嘛?”他问。

  

  范丞丞眼神都不给他一个,熊熊火焰只燃烧着他心里那一个身在福中不知福的学长。

  

  他不是想要新鲜感吗,我给,我来给。

  

  

  

  7.

  

  这似乎可以解释为什么范丞丞会把朱正廷按在墙上亲。

  

  但朱正廷觉得不行。

  

  于是他又羞又气地推突然化身成饿狼的前男友,却只换来范丞丞惩罚性的啃咬和更加凶猛的吮|吻。

  

  朱正廷脚下发软眼前发黑,仿佛下一秒就能天旋地转晕过去。偏偏范丞丞在这时候放开了他,害得朱正廷很是自然地去攀学弟的肩膀。

  

  真的是下意识,他发誓。

  

  范丞丞才不管他是不是下意识的动作,怒火和醋意压倒了理性,他顺势圈紧朱正廷的腰,面色冷凝地又要低下头来。

  

  朱正廷连忙往后缩了缩以求一点说话的空间,他抿了抿两片红润的嘴唇去瞪范丞丞。

  

  要换做以前,范丞丞肯定开始反省自己又是哪里没顺着他的意了,又是哪里得罪这个小祖宗了。

  

  但今天不是以前,范丞丞眼里只有朱正廷水光盈盈的双眸。

  

  “你干嘛?你疯了?”

  

  大脑一片空白,朱正廷只能先抛出两个常规问题。

  

  “我在亲你,没疯。”

  

  范丞丞也轻描淡写地堵了回去。

  

  然后他就看见朱正廷喉结慢慢滚动了一下。

  

  “哦?”他挑眉,“原来正廷是喜欢我强势一点?”

  

  学长都不叫了,这死小孩。

  

  朱正廷又瞪他,悲哀地发现自己开始怀念之前那只伸手就会摇尾巴的小奶狗了。

  

  “还是说,不是喜欢我强势一点,而是喜欢我?”

  

  朱正廷更加抿紧了唇,大气不敢出一口的紧张样子逗得范丞丞轻轻笑起来。

  

  这种主导位颠倒的神奇体验很大程度上鼓舞了范丞丞,他继续讲自己的猜测。

  

  “正廷不喜欢我在你面前掩饰本性吧?其实你说我没有给你新鲜感也好,无趣也好,只不过是气我没有用最真实的一面对待你而已。”

  

  朱正廷开始用视线开飞车,旋转漂移,看天看地不敢看范丞丞。

  

  没料到范丞丞突然叹了口气。

  

  “是我不对,我不该听别人的去刻意讨好你。”

  

  朱正廷斜睨他,勇气突然回归,刚才那个差点把他吻到窒息的范丞丞被抛到脑后。

  “黄明昊是吧?他跟你说什么?”

  

  “他说你喜欢别人事事都顺着你,一切以你为先......”

  

  “那是别人,”朱正廷撇撇嘴,“你是范丞丞。”

  

  “范丞丞是别人吗?”

  

  不是别人的范丞丞笑了笑,低头去亲朱正廷的唇瓣。

  

  这次朱正廷没有拒绝。

  

  

评论(52)
热度(1242)
© 鸡鸣狗盗/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