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婚后爱(x

  *无脑沙雕狗血ooc

  *本章结婚 一切设施流程编的假的不许深究

  *下章吃肉真的别骂了我好怕

  *别骂他们 骂我


  前文: 非典型联姻(一) 

             非典型联姻(二) 

             非典型联姻(三) 

             非典型联姻(四)




         5.


  “哥你什么时候才能出去啊我快无聊死了!”王琳凯趴在沙发上和黄明昊联机打游戏。


  “开玩笑,婚礼前双方不能见面的。”


  其实朱正廷说起来也不太高兴,但范丞丞专门叮嘱过他这点。


  “你没看我今天直接就从家里被接到这个化妆间来了吗?一路上连他人影都没见过.......”


  什么婚礼前双方不能见面啊,这老古板设定在本文这个都市现代爱情剧里怎么还在沿用啊?


  蔡徐坤和黄新淳一起盯着化妆师给朱正廷上妆,薄薄一层粉顺滑地贴合精致的脸蛋,姣好的五官只需要稍作修饰就能压住那一身纯洁无瑕的礼服。


  毕雯珺跟李权哲在他另一边拉了两把椅子坐下,絮絮念叨着推销自家独一无二手工缝制的婚纱裙。王子异探头看了看,用被吓到的眼神跟丁泽仁说那上面纱太多了,像他们这种直男受不了。


  “直男?”


  丁泽仁很江湖气地一掌拍在王子异的肩头,往朱正廷的方向挑挑眉。


  “以前正廷也说是直男,打死不跟咱们一块儿洗澡。”


  “你看现在呢?”


  朱正廷拿起化妆盒旁边的捧花就砸过去,左耳上同范丞丞配套的耳钉熠熠生辉。


  “看什么看,我现在也是直男!”


  丁泽仁武艺高强翻身躲过,后面沙发上的尤老师啧啧称奇。


  “是啦,是直男啦。一个取向是范丞丞的直男。”


  陈立农把糖纸剥开,一粒粒的糖塞进他嘴里。


  “薛定谔的直男厚?”


  林彦俊倒在单人座上没什么所谓地嚼着口香糖,语气黏黏乎乎。


  朱正廷化完整脸的妆站起身来,笑嘻嘻地让丁泽仁把花丢回来,


  几个人打打闹闹混着时间,化妆间的门却被人敲响。


  “你好,请问你是......?”


  离门最近的王琳凯忽然就无语了,他扭头用视线捕捉今天美得不似人间物的他哥。


  “哥,有人找。”


  朱正廷一看门口立着的修长人影就愣了,范丞丞搞什么呢?昨天不是耳提面命说不能见面?


  “我来找正廷。”


  范丞丞冲王琳凯礼节性地回复一句,眼神早就流连在他的未婚夫身上。


  他看见那人一身剪裁合身的象牙白西服,为显别致用了丝绸做衬衫料,软软布料看上去却没有他瓷白肌肤柔顺。朱正廷拨开几个兄弟的肩膀走到他面前,胸前别了一朵帝王玫瑰,娇艳花瓣却不如他嘴唇诱人。


  范丞丞喉头滚动几分,很是顺从自己心意地揽上未婚夫的腰。


  “你来干嘛?”朱正廷真的疑惑不解,“你昨天......?”


  话音未落他看见范丞丞扬起一个有点违和的笑,像一个哄骗了自己喜欢的人一起玩寻宝游戏的小孩,藏好的宝藏是写着我喜欢你的纸条。


  “我有一个惊喜要送给你,只是需要正廷稍微配合我一会儿。”


  朱正廷眨眨眼说好啊,你要我怎么配合你?


  “我本来想用眼罩,但是担心弄花你的妆,而且戴着那个也不舒服。”范丞丞搂着朱正廷的腰把人带向自己,“正廷可以一直闭着眼让我牵着走吗?”


  朱正廷微张着嘴想了几秒,范丞丞牵着他的那只手略有了汗意。


  “可以啊,只是你不能让我摔跤。”


  范丞丞忍不住低头去亲他红润的双唇,声音里又是无奈又是好笑:


  “又说傻话,我怎么舍得。”


  等朱正廷脸红红要和几位围观直播的兄弟say bye的时候,发现所有人都不约而同埋首在手机屏幕上不肯抬头看他俩。


  废话,谁想看谁眼瞎。


  范丞丞就很顺利地牵着他的宝贝一路走向他准备好的惊喜。之所以昨天要叮嘱朱正廷说不能见面,也是为了能不露馅地直接把他从后门接到化妆间去。


  从化妆间所在的白漆木房往背面绕过去就是范丞丞准备好的婚礼场地,一千八百坪的草地上搭起一个巨大的尖顶玻璃房,每条固定用的乳白漆合金条都雕出丘比特的祝福造型。范丞丞特意让人在草地上隔空架一层加厚玻璃,让朱正廷既能看见脚下鲜绿的草色又不必被草尖刮刺。


  玻璃房里分出自助区、就餐区和典礼区。一条露天的玻璃通道用鲜花条荆装点扶手,从休息室化妆间直通典礼区的十二重鲜花门。两侧是大片大片的室内瀑布,把宾客和新人通道隔开。


  朱正廷就是在这里被一个脸侧的亲吻通知可以睁眼。


  他的睫毛一点点颤动,范丞丞提前伸手去替他遮光。


  其实听见水声的时候朱正廷就很期待,却没想到范丞丞直接给了他两道清亮水幕洗去外面那些“亲朋”不怀好意的打量,这场充满金钱交易的婚姻好像也变得清澈。


  这么大手笔,又这么浪漫。


  他看见了范丞丞很干净地爱着他的那颗心。


  朱正廷的眼眶一下就要泛红,范丞丞连忙托着他的后脑勺去吻他。


  “不许哭。”


  朱正廷眼睛湿湿润润地想瞪他,想说他怎么这么凶,这才刚结婚,证都没拿就原形毕露了?


  范丞丞轻轻重重地揉着他后脑的黑发,声音在周围巨大的水声里不是很清晰,但朱正廷却听得格外清楚。


  “姐姐之前说结婚是一个人一辈子最幸福的一天,我就想这怎么行,正廷在我身边的每一天都必须比前一天更幸福。”


  “今天正廷要是哭了,说明没那么幸福,那我以后的日子不是很没有挑战性吗?”


  “所以别哭,乖。”


  朱正廷听完他的话又想哭又想笑,干脆踮起脚尖去咬了一口看上去一本正经的男人。


  “我就是太幸福了才哭的,你这笨蛋。”


  范丞丞笑得一点看不出第一次见面那商业精英的总裁样,嘴角都要咧到耳根去。他很紧很满地握着朱正廷的手走出水幕,沿着路直接走到了神父的面前。


  朱正廷突然反应过来,侧头想问他这流程怎么回事。却看见范丞丞朝神父挥挥手,中年男子用遥控把水幕关掉就走了下去。


  范丞丞牵着他的手没有半点松开的迹象,另一只手接过神父递来的话筒,脸色恢复了庄重的样子。


  “很感谢大家来参加我和正廷的婚礼。”


  他转过身来,和朱正廷面对面站着,还有空给了他一个安抚的眼神,


  “今天台上没有你的父母,也没有我的父母,只有我们两个人。”


  “没有范家,没有朱家。”


  “我和你的婚姻,与家庭无关,与交易无关,与金钱无关。”


  “只是因为我爱你,而你刚好也爱我。所以我们愿意用一张纸做媒介,把两个人的人生交织在一起。”


  “范丞丞想问朱正廷,愿意和他结婚吗”


  朱正廷咬紧了下唇,努力抬起头不想让眼泪掉下来。范丞丞温热的手指却轻轻抚上他眼角,眼泪很自然就顺着他的手滑出来。


  “愿意吗?”


  他只有毫无威慑力地去瞪面前笑得清俊温柔的男人。


  “......当然愿意。”


  明知答案,范丞丞还是长松了一口气,伸手把朱正廷紧紧嵌进怀里。抱了好久好久才放开一点,眼角眉梢都是满足的笑。


  “太好了,我也很愿意和正廷结婚。”


  那些被资助的低姿态,不平等交易关系下催生的自卑的怯懦,被范丞丞毫无芥蒂地呵护了很久也无法完全消退的紧张和恐慌,在男人坦荡的爱意下根本什么都算不上。


  他太幸福了,怎么会有像他这么幸福的人呢?


  范丞丞却好像看出他在想什么,笑着抬起他的下巴在众人的欢呼声里吻下去。


  “能遇到正廷,和你相爱,是我这辈子最幸运的事情。”


  “我才是最幸福的人,不许跟我抢。”


  朱正廷一下就破涕为笑,拳头捶他胸口。


  “蠢死了,谁要跟你抢。”


  戒指是和礼服一起定制好的,左右他们俩的情侣款已经太多,一个戒指——就算是结婚戒指——也只是一个物件,交换仪式结束两个人就下去敬酒。


  右手第一桌坐了一圈的黑西装帅哥,里面染了淡金色卷发的黄明昊悄悄比了个拇指。


  “我看范丞丞真是,够刚。”


  “这个,还是要看长期表现的。”


  蔡徐坤话音未落就被王琳凯拆台:“得了吧坤哥,刚刚人深情表白的时候你手都要拍烂了。”


  “谁要把手拍烂了?”


  那头朱正廷和范丞丞已经和两边家长说完话过来,顺嘴搭了句话那一整桌的帅哥就开始做作地用手挡眼睛。


  “别过来别过来我还想看看这个世界!”这是嘴最欠的丁泽仁。


  “妈!我还年轻!”这是倚小卖小的黄明昊。


  “我的粉丝会哭的正廷哥你放她们一条生路!”这是拉普巨星王琳凯。


  剩下还有毕雯珺和尤长靖李权哲三人抱头假哭,林彦俊和陈立农一边干杯一边用台湾腔交谈甚欢。


  王子异想劝他们收敛点没劝住,回头找蔡徐坤求援,那人却早就直起身接下了新婚二人敬过来的这杯酒。


  “坤坤能喝吗?不是有点过敏吗?”


  朱正廷有点担忧地和范丞丞交换眼神,一边黄明昊还在演戏的夸张样子让他忍不住一脚过去,两个人顺势打闹起来。


  “不能喝也没关系。”


  范丞丞说着,蔡徐坤却没打算不喝这杯酒。他看了看被子里紫红的酒液,声音很平静。


  “我还是那句话,范总。”


  “我们这桌人,缺点多多,毛病多多,只有一点不变。”


  “但凡正廷受任何委屈,我们都不会坐视不理。”


  范丞丞笑笑,和他碰杯。


  “求之不得。”


  回过头来的朱正廷皱着脸看范丞丞空下来的酒杯,眼神里全是“说好了少喝点到时候喝多了还不是我来照顾你”的控诉。


  范丞丞笑得很开心去牵他的手往下一桌走去,朱正廷疑惑的眼神没有得到蔡徐坤的回答,也就没追问别人转头去应付下一桌的亲戚。


  “有种,养的白菜被猪拱了的错觉。”


  蔡徐坤说。


  一桌子帅哥纷纷点头。


  等婚宴散席已经很晚,朱正廷开车和范丞丞一起回他的公寓休息。


  早在婚礼前半个月朱正廷已经搬去范丞丞的公寓住下,只是他恪守心里莫名其妙的原则,本就是个商业帮助的附加品,不希望范丞丞更看轻他,愣是没让范丞丞喝到一口肉汤。


  但是,今天晚上怎么逃的过去啊?


  朱正廷没喝几口酒,脸却烫的吓人。


  “你先洗......还是我先洗?”


  范丞丞贴在他耳边说话,带着红酒味道的热气让他似乎也快醉了。朱正廷抱着浴巾和睡衣像个兔子一样蹦得老远,声音小小的:


  “我......我先洗。”


  至少他洗完以后,可以在等范丞丞洗澡的时候做点心理建设吧?


  朱正廷刚把发梢的泡沫冲干净,沐浴露抹到一半,浴室的磨砂门突然被从外面拉开。


  范丞丞只裹了一条浴巾在腰间,清俊的眉眼在水雾里氤氲出诱惑的气息。他线条结实的手臂撑在墨绿波纹的砖墙上,声音低低哑哑:


  “一起洗,可以吗?”

  



呃下一章什么内容你们都懂的不许催!!!

评论里别求车了看看这章深情丞和可爱兔吧看看他们吧!!!!

惯例→ 丞正的狗粮清单



评论(65)
热度(1144)
© 鸡鸣狗盗/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