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组家庭AU  

*傲娇酷男孩丞x温暖包容哥哥正

*无脑沙雕狗血ooc

*本章主要内容:吃

*做饭过程假的 不许追究

*出道百日祝贺!!!

*别骂他们  骂我


  前文:兄友弟恭(一) 

                兄友弟恭(二)

                兄友弟恭(三)

                兄友弟恭(四)

                兄友弟恭(五)

  

  


  11.


  范丞丞果然很快就如愿考上了朱正廷所在的高中,全市最好的高中校风却还算活泼,入校没几个月他是朱正廷弟弟的事就传遍了每个女生的耳朵。


  “那个,你、你好......”


  范丞丞从书山学海里抬头,面前羞红一张脸的马尾女孩低敛着眉眼,嘴唇抿得紧紧,手上淡淡水色的信封差点就要被捏出褶皱,却还是被保护得小心翼翼。


  “范、范同学,你、你真的是朱正廷学长的弟弟吗?”


  范丞丞慢慢眨眼,他的名字和朱正廷提在一起总是让他高兴的。


  他点点头。


  “那、那你可以帮我把这个、这个信交给学长吗?”他的同班同学把头彻底埋进双臂之间,稍稍沾染了一点茉莉花味香气的信封递到他面前。


  范丞丞不太清楚眼前女生和他哥哥的关系,也不明白信封里会写什么内容。但生来优越的教养指示他点头答应,那封信也在放学后的轿车车厢里被他递给朱正廷。


  “这是什么?”


  哥哥咬着吸管歪头,旺仔牛奶的盒子被他吸得吱吱作响。


  范丞丞摇头,牵过哥哥的手开始捏着玩:“不知道啊,我们班女生让我给你的。”


  朱正廷左手被他霸占了,只好用右手把空盒子塞回书包里,然后接过那张颜色很合他心意的信封。


  他没有直接打开,纤长手指夹着薄薄信封来回翻看,饶有兴趣地去瞟向范丞丞专心致志玩他手指的脸。


  “你知道这是什么吗?就直接拿来给我了?”


  范丞丞......是不是傻啊?


  弟弟从他葱白的指尖抬头,用自己的手指在朱正廷手背上敲敲打打。


  “我不知道啊?但看那女生好像很紧张的样子,该不会是什么不好的东西吧?”


  他懵懵的眼神实在可爱,朱正廷忍不住眯起眼睛笑起来。他把信封轻轻塞进书包,然后伸手去揉弟弟昨天晚上被他用毛巾一点点擦干的头发。


  “这是情书啊,范丞丞。你替你们班的女生递情书给我啊?”


  范丞丞的瞳孔猛然缩小,抓着朱正廷的手狠狠一下收紧。哥哥被捏得轻呼出声,他连忙松开轻轻握在手里。


  “情书?”


  “是啊,情书哦。我啊,经常收到情书,所以很敏感的。”


  可能有一点点炫耀的心思,也可能是因为这个没眼见的家伙居然把别人的情书递给自己而感到生气。朱正廷没反应过来他为什么会因为范丞丞帮别人给他递情书就生气,只是这人咬着下唇紧张兮兮的样子太可爱,他很想逗一逗试试。


  “......我、我不知道这是情书啊......?”


  范丞丞立刻坐直起来,手臂伸得老长要把信封抢回来。


  “不行!你不能看!而且、而且什么叫经常收到啊,收到别人的情书你都记得那么清楚吗?”

  

  他有点捋不直舌头,手都快够到信封了,书包却又被朱正廷挪远了一截。哥哥笑嘻嘻地拍掉他的手,之前心里那点莫名其妙的怒气一下就烟消云散。


  “你要是不想我收到情书,下次就问清楚了再决定要不要给我嘛。”


  朱正廷在范丞丞气得圆鼓鼓的脸颊上捏了一把:“你真的好傻哦。”


  弟弟撅着嘴抱起手臂缩进车座的角落里生闷气,他万万没想到自己亲手替别人给自家哥哥递了封情书。现在后悔得想时光倒流回下午,亲手拍醒那个傻白甜的自己。


  “好啦,不要生气了,”朱正廷又重新去拉他的手过来,软乎乎甜滋滋地问他,“晚上想吃什么?”


  “......上周三做的那个,汉堡肉。”缩成一团的人慢慢探出一个脑袋,“我要加芝士,超级多芝士才行,要不然你无法抚慰我受伤的心灵了。”


  “汉堡肉可以做,但是不能加太多芝士。”朱正廷冲他摇摇手指,“你知道你脸又圆了吗?”


  其实没有,只不过范丞丞气得眼睛圆圆的样子很有趣,他有点逗上瘾了。


  果然范丞丞又气起来,抱着他的手臂开始假哭说朱正廷你不爱我了,我想吃肉想吃芝士,不给我做我就哭。


  朱正廷笑着摸他的头,车窗外蓝色的发亮的风声把层层绵云轻轻划开。


  “不、行。”他的手指也像云一样软,“哭啊,我还没见丞丞哭过呢。不过哭也不给你做,我是为了丞丞的体型着想哦。”


  范丞丞一下又笑起来,好像明朗日光从柔软云层的缝隙顺顺利利地洒在人的心头。


  “你太坏了朱正廷,你就是仗着自己会做饭,搞得我现在都不敢跟你斗嘴......坏死了你!”


  但他的表情没有一点不满的样子,说好要哭好像也哭不出来,只是重新抓回朱正廷的手一根根捏过去。


  买完菜两个人没让杨叔继续送,而是慢慢走回家去。朱正廷把菜全都拎进厨房,刚要洗手却被范丞丞拦住。


  “要不你去做作业吧?我来做试试?”他歪着头,把朱正廷往卧室里拽,“你都高三了,以后我来做饭嘛,好不好?”


  朱正廷很怀疑地打量他:“你会吗?”


  “你每次做饭我都在旁边学,猪都学会了吧。”弟弟有点羞恼地推推他,“你快进去学习啊,不要以为你学习好就不用担心,跟你说高考变数很大的......”


  “好了好了,你好像我妈哦念念叨叨的,我进去就是了嘛。”朱正廷关上门,又悄悄打开门露出半张小脸,“你要小心哦,不要切着手或者烫着哪里啦......”


  范丞丞假装不耐烦地摆摆手,钻进厨房里开始做准备。


  他往在菜市场绞好的碎肉里加入了洗干净的豌豆和很小的胡萝卜粒,怀着小小心思在其他的调味料之外加了稍多一点的马苏里芝士条,重新揉得更软更韧,为了焦脆的口感再混着清油薄薄刷上一层面粉。


  他把肉饼捏出形状来,很小心地沿着锅壁片进温热的油里。


  高三很忙很苦,范丞丞一直都知道。但他没想到一向不用为学习操心的朱正廷也会突然一下忙得没时间理他。理智告诉他这只是暂时的,而且是合情合理的,但他就是接受不了和朱正廷的相处时间一下减少。


  但一想到朱正廷也同样承受着焦虑和孤独,他又不忍心怪罪无辜的哥哥。


  所以每天守在厨房里等着看朱正廷怎么做饭。偷师学了这么久,就为了告诉朱正廷,他也可以做饭给他吃,也可以被依赖。他不要朱正廷一味的照顾,他也想反过来学会照顾朱正廷。


  电饭煲的提示跳响到保温,范丞丞敲开房门叫朱正廷出来吃饭。


  “你快尝一下试试,我第一次做饭不知道怎么调味,”他很期待地替朱正廷倒满一杯蜂蜜水,“咸了淡了都不许骗我,得告诉我才行。”


  朱正廷点点头,夹了一片汉堡肉到盘子里,用筷子小心地切割出一块来喂到嘴里。


  范丞丞第一次这么紧张,眼神不敢放过朱正廷脸上一点细微的表情变化。


  “怎、怎么样?”


  朱正廷慢慢嚼着,油炸的工序把鲜肉最浓郁的香气激发出来,被人细心揉过的肉质格外弹软鲜嫩,新鲜蔬菜的清香爽脆丰富了口感。范丞丞很听话地没有加太多芝士进去,香醇的味道并不腻人。


  他放下筷子,端起蜂蜜水轻轻抿了一口。


  “很好吃啦!你自己也快尝尝看啊!”


  说着他就着自己的筷子给范丞丞喂进去一大块,弟弟还没来得及反应就含进了嘴里。


  果然,很好吃。


  他看着朱正廷笑得很满足的样子,嘴里的汉堡肉好像一下融满了芝士的浓香,忍不住也一下就笑了出来。


  吃完饭朱正廷正要重新翻开书,范丞丞却一把握住他的手腕不肯放:“才吃完呢,出去消消食吧?”

  

  这人今天真是主动得不可思议,就算是递错了东西也不该是这个样子。又是做饭又是邀请他出门散步,平时范丞丞可不会明知他要准备考试还拉他出门。


  可说起来这几天好像都是这样?他做饭的时候范丞丞就站在厨房里一丝不苟地看着,还假装很随意地要拉他出门。就算对他来说高考的结果已经基本可以预见,但之前的时候范丞丞也始终紧张于万分之一的可能,不愿意打扰到他。


  所以说,这几天范丞丞又怎么了......?


  于是朱正廷没有从善如流被范丞丞拉起来,反手去摸少年凸起的腕骨,问他:“怎么了?你这几天好像特别爱粘着我?”


  他下意识里还是把范丞丞当作弟弟来看了,就算在清楚地了解到对方对他的感情可能更深更复杂以后,朱正廷也难以一时半会儿调整好自己的心态。


  他语气温柔,眼睛里的神采像是两人床铺上暗蓝的羽绒被,绵绵软软又充满包容。范丞丞这段时间的委屈劲儿像被刺破的碳酸泡泡一样一下涌上来,窝在沙发上挤着朱正廷旁边坐下,抱着哥哥的胳膊不松手。


  “你们高三是不是特别忙啊......”


  “你最近都不常跟我聊天,吃完饭就要开始看书......”


  “可、可是朱正廷你不是成绩特别好吗?都好到天方夜谭那种水平了,我还以为无论如何、无论如何你也不会不理我的......”


  朱正廷左手被他抱得很紧,只好用右手把书都搁到一边去,腾出手来拍他的背。


  难怪呢,最近老是这么紧张兮兮的,动不动就跟刚出生的小狗崽一样软乎乎地盯他。


  朱正廷回想着这几个月以来的事。他也不是刻意要加强学习强度,只是到了该奋进的时候学校就自行加大了作业量,稍一忙起来就略微冷待了范丞丞。


  “我不是不理你呀,只是这几个月突然忙起来了,我有点调整不过来。”


  说着他去揽范丞丞的肩膀,少年仿佛在一夜之间就长大许多,又可能是因为他们太久没有这样紧密地拥抱着,朱正廷恍然发觉范丞丞已经和他差不多高,骨架更是比他稍大上一圈了。


  他有些恍惚起来,终于第一次直面了心里那隐隐存在的阻碍感:“......以后我要是真的去外地工作,或者要忙别的事,没有办法天天和丞丞在一起的话,又该怎么办呢?”


  朱正廷以前从没想过他自己会说出这样的话,他一直觉得自己可以对范丞丞始终保持无微不至的关心和体贴,没料到范丞丞对他的依赖超乎了他的预计,感情的范畴也不是他最开始预想的亲情了。


  少年直白的掌控欲和强烈的依靠让他一下子手足无措,朱正廷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想的。他只觉得交出一份热情很容易,但如果想从容平静地等待它从自己身边抽离就会很痛,很难。


  他可以向别人无畏地敞开善良的热情,却无法承担他人把那爱意从他身边剥开的痛苦。


  于是他咬咬牙,直视进范丞丞的眼睛里:“如果以后我不能陪在丞丞身边的话,该怎么办呢?”


  “所以不要那么依赖我好不好?我、我不可能无时无刻待在丞丞身边的呀?”


  范丞丞的计划中此时此刻应该获得的是哥哥温言软语的安慰,眼下的局面却显然和意料中的美好不相符。


  朱正廷的话明着是让他远离,但细究下去的深层意思又不一样,温柔细软的尾音里黏着说不清的委屈纠结。


  好像是在说范丞丞无法承担和朱正廷分开的缺失感,但弟弟不知道为什么就是觉得害怕的人其实是永远只把柔软一面展现给他的漂亮哥哥。


  所以范丞丞凭着一股少年意气把朱正廷的手握在胸前,一字一句地向他保证:“我不会选择远离你的,一点点都不会。”


  “你不在我身边也好,没办法时时刻刻陪着我也好,甚至你要主动跑开也好,我都不会做先松手的那个人。”


  他的眼睛亮得惊人,朱正廷的心也好像一下被照亮一样,原来他和范丞丞正好相反过来,敏感的弟弟不擅长主动释放善意,却擅长把伸过去的手牢牢抓住,绝不放开。


  “而且朱正廷你也可以很依赖我啊,我会做饭了,也会帮你买菜。我能好好照顾你的。”


  他仰起脸时又笑嘻嘻地,好像刚才语调虔诚的少年消失不见一样。


  “这样不是很好吗?”


  朱正廷抿着嘴笑起来,范丞丞的话都说到这个地步了,再动摇他还怎么做哥哥呀?


  “好好好,反正你都有道理。”


  亲情也好爱情也好,他想对范丞丞好的心是不会变的。


  如果真有一天他不得不收回这份温热的爱意,不得不接受范丞丞慢慢长大,慢慢接触到更多会对他好的人,朱正廷再也不是特殊的唯一的事实......


  ......那也到时候再说。


  


  




评论(55)
热度(827)
  1. EMMT🍃鸡鸣狗盗 转载了此文字
© 鸡鸣狗盗/Powered by LOFTER